<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nnpxl"><listing id="nnpxl"></listing>

<noframes id="nnpxl"><address id="nnpxl"></address><address id="nnpxl"></address>
<noframes id="nnpxl">
    <noframes id="nnpxl">
    <form id="nnpxl"></form>

        <sub id="nnpxl"></sub>

          人參揭秘:人參真的有那么好嗎?中國人從什么時候開始迷戀人參的?

          發布時間:2017-12-31 編輯:管理員 瀏覽:
          導語:人參揭秘 :人參真的有那么好嗎?中國人從什么時候開始迷戀人參的?在中國,人參被視為一種靈丹妙藥,具有包治百病的神奇功效。而現代醫學早已通過細致分析,指出人參的主要成分與胡……
          人參真的有那么好嗎?中國人從什么時候開始迷戀人參的?
              人參揭秘:人參真的有那么好嗎?中國人從什么時候開始迷戀人參的?在中國,人參被視為一種靈丹妙藥,具有包治百病的神奇功效。而現代醫學早已通過細致分析,指出人參的主要成分“與胡蘿卜根差不多”。

          明朝以前,與干棗并列

              中國最早有關人參藥用價值的記錄,見于成書秦漢時期的《神農本草經》。東漢末年的張仲景在《傷寒論》中,說人參“主治心下痞堅,旁治不食嘔吐等”。后來南朝《名醫別錄》、唐朝《藥性本草》、宋朝《諸家本草》、元朝《用藥法象》等歷代醫書,對人參的藥用功能都有提及。
          人參真的有那么好嗎?中國人從什么時候開始迷戀人參的?
              至明人李時珍編纂《本草綱目》,聲稱“人參治男婦一切虛癥”,包括“發熱自汗、眩暈頭痛”,及“痎疾、滑瀉久病”等,人參遂從普通中藥材種“脫穎而出”,登上“神藥”的地位。
              明代以前,中國人吃的人參,主要產于上黨地區(今山西長治),被稱為“上黨參”;其次是“遼東”地區(今遼寧西部)的“遼東參”(又稱“遼參”)。
              當時,人參只被視為一種普通食/藥材。比如,蘇軾在給朋友王定國的信中說,“必欲寄信,只多寄好干棗、人參為望。如無的便,亦不須差人,豈可以口腹萬里勞人哉。”在給章質夫的信中又說,“萬一有南來便人,為致人參、干棗數斤,朝夕所須也。”
              顯然,對蘇軾而言,人參和干棗一樣,是一種滿足”口腹“之欲的食品,而非保值百病的良藥。動輒托人順路帶上“數斤”,也說明這種食品在當時并不名貴。
              明代之前,也有少數人參品種被認為很名貴。比如,上黨參中有一種“紫團參”,據說僅生長在上黨地區的紫團山上。《夢溪筆談》里記載,王安石患有哮喘,需用紫團參醫治而不可得。有朋友送來幾兩,王安石堅辭不受,說:“平生無紫團參,亦活到今日”。不過,從蘇軾為滿足“口腹”之欲“朝夕”食用人參來看,普通上黨參在北宋,仍屬普通之物。
              人參價格也很能說明問題。直到明朝嘉靖年間,人參仍是一種很低廉的商品,一斤人參只要白銀1錢5分。
              萬歷年間,參價上漲至約3兩白銀/斤。按照《本草綱目》(成書萬歷年間)的說法,價格上漲的原因,是上黨的采參業沒落,市場上只剩下來自遼東的人參:
              “上黨,今潞州也。民以人參為地方害,不復采取。今所用者皆是遼參。”
              至崇禎時,參價已高達到16兩白銀/斤。
          人參真的有那么好嗎?中國人從什么時候開始迷戀人參的?

          政府與商人共同炒作

              人參地位大變,成為神藥,發生在清代。主要原因如下:
              一、人參被視為清朝王氣的具現
              人參的命名,有著很強的神秘性。比如,隋唐志怪傳奇小說《廣古今五行記》中有一個故事:“隋文帝時,上黨有人宅后每夜聞人呼聲,求之不得。去宅一里許,見人參枝葉異常,掘之入地五尺,得人參,一如人體,四肢畢備,呼聲遂絕”。
              李時珍編纂《本草綱目》,將這種志怪玄談視作人參藥效的由來,也寫了進去:“參漸長成者,根如人形,有神,故謂之人參、神草”。
              具體到清朝,因為產參的東北乃是“龍興之地”,充斥“王氣”,人參很自然地被視為這種“王氣”的具現。比如,乾隆年間的著名文人阮葵生認為:“自遼陽以東,山林中皆有之,蓋地氣所鐘,豈偶然哉”——明確將人參的生長與東北的地氣聯系在一起。
          人參真的有那么好嗎?中國人從什么時候開始迷戀人參的?
              二、清廷壟斷人參貿易,推高參價暴漲,加劇民間的人參迷信
              上黨參從市場退出后,明朝從關外女真人手中大量進口遼東參,作為替代品。
              女真和明朝的人參貿易,數額極大,曾是女真最重要的財源。比如,從萬歷十一年七月到次年三月,8個月時間里,海西女真人在邊境和明朝交易26次,售出人參1733.75斤。萬歷十一年至萬歷十二年,明朝政府為購買人參付出了白銀3萬兩。為減輕國庫壓力,降低人參價格,明朝政府曾一度關閉邊境的貿易市場,導致建州女真積壓的10多萬斤人參全部爛掉。
              在糾葛不斷的人參貿易中,女真漸漸集聚起了對抗明朝的力量。
              清朝入關后,皇室繼續將人參貿易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清初,皇室在東北設有專門的采參組織“打牲烏拉總管衙門”,八旗王公也被允許派人到指定的山上采參。私人采參被嚴厲禁止,甚至有“采參處如遇漢人,一概緝捕”的詔令。
              乾隆年間,為加大對人參貿易的控制,又成立了“官參局”。規定凡進山采參的民眾,必須持有官府發放的憑證。官參局收上來的人參,部分上品供宮中使用,部分交給內務府售賣或處置,剩余的才賣給參商。
              清朝的人參管理制度極為復雜,其制度保證了東北人參貿易的利潤,大部分落入皇帝私囊——最多時,數額達到每年100萬兩白銀。
              朝廷壟斷人參貿易的結果,是參價的暴漲。比如,在江南地區,內務府指定“江南三織造”(江寧織造、杭州織造、蘇州織造)、粵海關等為人參特許經銷商。這些官辦經銷商不遺余力哄抬人參價格,至乾隆中期,人參價格已達到600~800兩白銀/斤;嘉慶年間,更突破至2000兩白銀/斤。
              參價的暴漲,與人參的神化相輔相成。生活在乾隆時期的醫生徐靈胎,寫過一篇《人參論》,提到時人存在著一種“因人參價格高而迷信其療效”的心理:
              “夫醫者之所以遇疾即用,而病家服之死而無悔者,何也?蓋愚人之心,皆以價貴為良藥,價賤為劣藥。”
              大意是:患者相信參價這么高,那人參自然是最好的藥。醫者也樂于利用患者這種心理,動輒給他們開人參吃——患者吃了人參后,若病情仍不見好轉,不會埋怨醫生。因為在他們看來,人參治不好的病,那肯定是真治不好了。
          人參真的有那么好嗎?中國人從什么時候開始迷戀人參的?
          圖:乾隆末年到道光年間的人參價格(來自蔣竹山《人參帝國》)
              三、皇室大量服用人參,對民間起到示范效應
              大量上品人參被清宮留用,是因為皇室對人參的消耗量很大。
              據清宮檔案《人參上用底簿》,乾隆帝生命最后兩年,“共進人參三百五十九次,四等人參三十七兩九錢”。他還寫過一首《詠人參》詩,說人參“五葉三丫云吉擁,玉莖朱實露甘溥。地靈物產資陰騭,功著醫經注大端”。乾隆朝的妃嬪、公主也服用人參。
              慈禧太后也常吃人參。從光緒二十六年十月到次年九月,300多天的時間里,“共用噙化人參二斤一兩一錢。”
              清朝皇帝還時常用人參賞賜大臣。如大學士嵇曾筠請求回鄉養病,乾隆帝下令賞賜人參10斤;大學士傅恒在金川領兵作戰,水土不服,乾隆帝賞賜人參3斤。清朝的藩屬,如暹羅國王、安南國王等,也都收到過人參這種特別賞賜。⑧
              有了皇室帶頭示范,民間對人參“神效”的迷信一發不可收拾,有了“非參不治,服必完全”的執念。
          人參真的有那么好嗎?中國人從什么時候開始迷戀人參的?
          圖:大會堂吉林廳展覽的“人參之王”,重285克
              四、江南“溫補”文化,迎合人參迷信
              從乾隆時期開始,江南發展起一種古怪的補藥文化。如當時的醫生徐大椿說:
              “今則以古圣之法為卑鄙不足道,又不能指出病名,惟以陽虛陰虛、肝氣腎弱等套語概之,專用溫補,以致外邪入里,馴至不救。”
              徐大椿的批評非常到位——當然,他所說的“外邪入里”云云,也同樣玄虛。當時,很多江南醫生喜開補藥。各種補藥之中,最受歡迎的,又數人參。
              醫界的這種風氣,其實也是在迎合時人的人參迷信。既然“都門諸貴人喜服人參,雖極清苦亦竭力購參以服之”——無論貧富,都相信通過人參溫補,能治好痼疾,那么作為醫生,最安全、最賺錢的辦法,無疑就是開藥時多開人參。
              此種溫補風氣之下,清朝還出現了一批“人參購買指南”。陳烜《人參譜》、唐秉鈞《人參考》、鄭昂《人參圖說》等介紹人參種類、產地、氣味、功效,教人們如何分辨人參的真偽的著作,都是當時的養生暢銷書。在這些暢銷書的運作下,人參出現了所謂“尖頂熟”“統頂”“條小”“統糙”“須條”“泡條”等上百種名目,以適應不同地區、不同消費水平的購買者。⑨
              清朝對人參的神化影響至今。時下仍有很多中國人相信,人參是一種包治百病的補藥。其實,科學檢測早已證實,被認為藥效最強的參根,主要成分為碳水化合物,與胡蘿卜相似;參根中的其他成分,在提取后也僅表現出很低的藥性。《美國國家藥典》早在1937年刪去了“參”(包括人參、西洋參),認為它們的醫療、保健價值只存在于中國人的想象之中。
          人參真的有那么好嗎?中國人從什么時候開始迷戀人參的?
          圖:清朝人參的部分分類(來自于蔣竹山《人參帝國》)
              注釋
              ①林仲凡:《有關人參的歷史考證》,《中國農史》1985年第4期;②孫文采,王嫣娟主編《中國人參文化》,新華出版社1994年,第199—220頁;③王鐵生主編:《中國人參》,遼寧科學技術出版社2001年,第36頁;④⑥⑧⑨蔣竹山:《人參帝國:清代人參的生產、消費與醫療》,浙江大學出版社2015年;⑤趙郁楠、曌峰:《清代東北人參售賣管理初探》,《故宮學刊》第7輯,紫禁城出版社2011年;⑦陳可冀:《清代內廷中人參的廣泛應用》。《國醫論壇》1986年第1期;⑩方舟子:《人參與西洋參:歷史與現實,神話與事實》,《科學世界》2003年第2期。
           

          上一篇:2萬元1斤的野生金線蓮揭秘:山民2小時能挖10棵 價值2萬!

          下一篇:多肉植物:家里養的多肉植物可能有毒?看看是怎么回事!

          相關推薦
          尊彩彩票尊彩彩票平台尊彩彩票主页尊彩彩票网站尊彩彩票官网尊彩彩票娱乐尊彩彩票开户尊彩彩票注册尊彩彩票是真的吗尊彩彩票登入尊彩彩票快三尊彩彩票时时彩尊彩彩票手机app下载尊彩彩票开奖 江门 | 平顶山 | 南充 | 宁夏银川 | 辽宁沈阳 | 肇庆 | 东营 | 克拉玛依 | 庆阳 | 甘肃兰州 | 惠州 | 齐齐哈尔 | 茂名 | 库尔勒 | 永州 | 百色 | 海宁 | 平凉 | 邹城 | 乐清 | 神农架 | 兴化 | 桐城 | 本溪 | 日土 | 厦门 | 桓台 | 海宁 | 宁夏银川 | 毕节 | 揭阳 | 馆陶 | 四平 | 潮州 | 锡林郭勒 | 甘肃兰州 | 潮州 | 吉林长春 | 韶关 | 三门峡 | 雅安 | 姜堰 | 济南 | 本溪 | 安岳 | 宜昌 | 云浮 | 蓬莱 | 任丘 | 广元 | 偃师 | 台北 | 鹤壁 | 乌兰察布 | 汝州 | 益阳 | 灌南 | 晋中 | 沭阳 | 乐清 | 澳门澳门 | 济宁 | 德宏 | 厦门 | 黔东南 | 济宁 | 鸡西 | 咸宁 | 桐乡 | 醴陵 | 抚顺 | 安阳 | 莱州 | 舟山 | 河池 | 海拉尔 | 章丘 | 慈溪 | 漯河 | 岳阳 | 连云港 | 临沧 | 安吉 | 包头 | 曹县 | 昌都 | 长葛 | 阿拉尔 | 朝阳 | 宁夏银川 | 株洲 | 鹰潭 | 焦作 | 永康 | 临沂 | 那曲 | 雅安 | 抚顺 | 苍南 | 鹤岗 | 梅州 | 潜江 | 唐山 | 邹平 | 南安 | 日照 | 平顶山 | 葫芦岛 | 诸城 | 黔东南 | 桐城 | 漯河 | 河北石家庄 | 慈溪 | 陵水 | 保定 | 鹰潭 | 灌南 | 许昌 | 永新 | 莱芜 | 嘉兴 | 高密 | 辽阳 | 温州 | 白山 | 博尔塔拉 | 如东 | 垦利 | 陵水 | 曹县 | 通辽 | 固原 | 阿拉尔 | 阿坝 | 仁怀 | 阳江 | 辽源 | 济南 | 泸州 | 驻马店 | 马鞍山 | 文昌 | 汉川 | 池州 | 宁德 | 锡林郭勒 | 和县 | 海安 | 长葛 | 盐城 | 沛县 | 黄山 | 六盘水 | 醴陵 | 果洛 | 义乌 | 抚顺 | 洛阳 | 仙桃 | 中山 | 桐乡 | 宁夏银川 | 辽宁沈阳 | 黔西南 | 黄山 | 衡水 | 运城 | 临汾 | 大兴安岭 | 朝阳 | 武威 | 常州 | 昭通 | 牡丹江 | 菏泽 | 扬中 | 许昌 | 邹平 | 牡丹江 | 陵水 | 长兴 | 韶关 | 内江 | 云南昆明 | 宜都 | 黑龙江哈尔滨 | 莱芜 | 淮南 | 普洱 | 玉溪 | 宜都 | 潮州 | 海丰 | 仁寿 | 黔南 | 安康 | 武威 | 鄂州 | 湖北武汉 | 阜阳 | 怒江 | 平凉 | 海南海口 | 神农架 | 安康 | 溧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