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nnpxl"><listing id="nnpxl"></listing>

<noframes id="nnpxl"><address id="nnpxl"></address><address id="nnpxl"></address>
<noframes id="nnpxl">
    <noframes id="nnpxl">
    <form id="nnpxl"></form>

        <sub id="nnpxl"></sub>

          最后都被關進秦城監獄的六名風云特工 【潘漢年、劉仁、馮基平、楊奇清、許建國、謝和賡】

          發布時間:2017-09-11 編輯:管理員 瀏覽:
          導語:潘漢年、劉仁、馮基平、楊奇清、許建國、謝和賡,這一個個在安全戰線上叱咤風云的反特專家,不曾料想竟然全部命系中國第一監獄秦城監獄,這真教人平生多少感慨! 1967年底,謝富治一伙……
              潘漢年、劉仁、馮基平、楊奇清、許建國、謝和賡,這一個個在安全戰線上叱咤風云的反特專家,不曾料想竟然全部命系中國第一監獄——秦城監獄,這真教人平生多少感慨!
              1967年底,謝富治一伙炮制了一個《關于羅瑞卿、劉仁、馮基平、邢相生等一伙反革命集團里通外國的情況報告》,誣陷羅瑞卿等是“供給敵人情報的批準人”。1968年1月3日,迫害狂康生在一個報告上批示:“劉仁、馮基平、徐子榮、崔月犁等這伙反革命敵特分子,出賣黨、政、軍核心機密,叛黨、叛國,罪該萬死。對他們不能用一般對犯人的方法對待,要防止他們自殺,打擊敵人的頑固態度,將他們拷起來,進行嚴厲地突擊地審問工作。”
              不曾料想,一個個在共和國安全戰線上叱咤風云的反特專家,竟然命系中國第一監獄——秦城監獄,這真教人平生多少感慨!
          最后都被關進秦城監獄的六名風云特工

          一、潘漢年

              潘漢年最早關在功德林監獄,1958年轉入秦城監獄。經過長達八年的預審,1963年1月宣布對潘漢年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實際處理過程中,有關部門遵循了中央采取的寬大方針,宣判不久,就以“假釋”方式將潘漢年從秦城監獄放出,交由公安部門管制。公安部則將他安排在近郊團河勞改農場,并讓其妻董慧和潘一起生活。潘漢年還被允許有一定程度的自由:除可在附近散步、釣魚外,還可以進城探訪親友。
              但是好景不長,文革高潮中的1967年3月,中央文革小組下達了一紙命令:將潘漢年重新收監復查。于是潘漢年夫婦又被關進了秦城監獄。中央文革直接掌握的專案組,一反所謂“舊公檢法”的方針政策而對潘漢年采取了“最革命”的專政措施:被重新收監后,潘漢年的生活標準被降到最低水平;審訊實行的是車輪戰術和疲勞戰術。最為殘酷的是,當潘漢年已被腫瘤醫院診斷患有肝癌病象時,專案組接到的命令是加緊突擊審訊,搶在潘死之前挖出一切材料。
              從1967年夏天到1970年夏天,整整折騰了三年,潘漢年一案復查結果實際一無所獲。即便如此,中央文革還是要求專案組以更加“革命”的手段為潘漢年重新定案,將潘加重改判無期徒刑,“永遠開除出黨”。這一次,專案組代替了公檢法,所有程序一概免去,專案組一手包辦到位。1975年,潘漢年被遣送到湖南一個勞改農場繼續服刑,從此告別秦城監獄。
          最后都被關進秦城監獄的六名風云特工

          二、劉仁

              劉仁在擔任晉察冀中央分局秘書長、城市工作委員會書記和城工部部長期間,曾多次深入國統區,獲取了大量重要的軍事情報。
              但什么樣的功勞,到文革時都無法拯救劉仁。作為彭真的副手,他必定跌落深淵——1966年11月,在北京的一次群眾大會上,劉仁被公開點名。一天深夜,一幫打手氣勢洶洶地闖進北京市委大樓,沒有任何手續,甚至連鞋都不讓穿,就把劉仁抓走了。1968年1月,劉仁被打成“反革命敵特分子”。戴上沉重的手銬,關進秦城監獄,整整五年不許家人探望。
              1972年底,劉仁妻子甘英第一次在秦城監獄接見室看到他,這時他已骨瘦如柴。從探監所帶回的劉仁的衣物中,甘英發現,所有衣物已全部發霉,毛褲、棉褲上有大小便的殘跡,上衣有斑斑血痕和霉跡。可見劉仁在秦城監獄遭受了怎樣殘酷的折磨。
              但是,獄中真實情況,劉仁從不向前來探視的家人訴說。只有一次,在和家人分別時,他實在壓抑不住地說了一些心里話:“我這輩子什么監獄都坐過了,中國的,外國的,國民黨的,‘自己的’。在國民黨的監獄里,我還能對獄中的看管人員做工作,還能夠在他們的幫助下傳送文件,組織斗爭。可是……”但說到這里,劉仁再也說不下去了,只能仰天長嘆。
              1973年7月間,甘英和孩子們接到通知,去北京市第六醫院專門的監護病房看劉仁,當時他的身體更虛弱了,走路拄著棍子,患了嚴重的肺病,甘英看他吃飯時拿碗的手顫抖著,問他為什么,他把話岔開了。孩子們出去以后,在甘英的一再追問下,劉仁才艱難地舉起手讓她看,示意自己在秦城監獄戴了五六年的手銬,冬天只能披著棉衣,經常感冒,營養不良,體力虛弱,終于得了肺結核病。手腕和腳腕上留下深深的傷痕。劉仁在告訴甘英這些內情后,心有余悸地對甘英千叮嚀萬囑咐:“不要對孩子們講,他們很難理解。不要因為我受審查,引起孩子們有不滿情緒。”
              僅僅三個月之后,劉仁病逝于第六醫院。
          最后都被關進秦城監獄的六名風云特工

          三、馮基平

              前北京市公安局長馮基平進秦城,真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去秦城監獄的這條路,是他批準勘察修建的;秦城監獄,是他找人設計建造的。如今他卻被關了進去。
              在秦城監獄中,馮基平以骨頭硬而著稱。
              馮基平從來不隱瞞自己的觀點。他對文化大革命從一開始就抱著強烈的抵觸情緒,但當初還只認為是山頭之間的摩擦和斗爭,所以只是沉默。不管如何威逼追問,就是不張口,不說話,一聲不響。憋得太難受時,他把戴的假牙摘掉,說話時一個勁兒地咕咕噥噥,讓審訊官一句也聽不清,錄音更是不知所云,不起作用。后來,面對種種誣陷,面對秦城監獄慘酷的現實,馮基平“覺得越來越不對,就豁出去啦!”奮而抗爭。審訊中,他忽而拍案而起,忽而一言不發,忽而嬉笑怒罵。
              專案組和謝富治委派的所有與馮基平打過交道的老審訊官,都親身體驗到:要制服馮基平,談何容易。審訊他,就如同和高明的棋手對弈,對方思路敏捷,清晰地看透你的路數,出手老練,攻守自如,直搗你的要害。所以老審訊官都怕審訊馮基平。
              在一次刑訊逼供之后,馮基平拖著鐐銬回他的監號。通過樓道時,他突然又高呼口號:
              “難友們,聯合起來,打倒法西斯專政!”
              專案組的人嚇得倉皇失措。幾個看守蜂擁而上,又按胳膊又堵嘴,專案組的人則在一旁吼:“不要叫他放毒!”
              發生了這起事件后,馮基平被剝奪了放風的權利,并被關進封閉式的重犯隔離室。重犯隔離室無窗、無燈,墻四壁貼了有彈性的橡膠皮,即使撞墻也無法自殺。
              時間到了1972年12月,毛澤東指示廢除監獄中的法西斯式審訊方式,周恩來也下令徹查并嚴懲監獄中的法西斯暴行,在這樣的背景下,專案組才給馮基平摘下戴了四年的“背銬”。
              1978年6月30日,北京市委在首都體育館召開大會,為北京公安局“馮邢反革命大特務集團”冤案平反。
          最后都被關進秦城監獄的六名風云特工

          四、楊奇清

              楊奇清是一個極富傳奇色彩的人物。新中國反間諜斗爭的幾個主要戰役,都是他直接指揮的。
              一是偵破保密局北平技術縱隊特務案。北平和平解放前,國民黨保密局潛伏下大批特務,千方百計打入我要害機關,竊取情報、放毒、暗殺,甚至組織暴動。面對這種局面,楊奇清親自部署,并委派得力干部,到北平市公安局參加肅清敵特的斗爭,迅速偵破以江洪濤為首的國民黨保密局北平技術縱隊特務案,該縱隊特務無一漏網,有效地保障了我北平和我首腦部門的安全。
              二是炮轟天安門案。在楊奇清的周密部署下,敵對勢力炮轟天安門的計劃流產,意大利間諜李安東、日本間諜山口隆一等所有參與此案的主犯全部束手就擒。
               三是崔鐸行刺案。1949年7月1日,毛澤東將參加北平市慶祝建黨二十八周年的群眾集會,國民黨保密局派出王牌殺手,準備混進集會中刺殺毛澤東。但楊奇清早為崔鐸布下陷阱。毛澤東專車尚未開出,崔鐸就已經被關在牢籠之中了。
               四是東北鐵路爆炸案。1949年冬,毛澤東出訪蘇聯,國民黨特務機關組織“東北技術縱隊”前往哈爾濱郊區襲擊毛澤東專列,但由于楊奇清措施得力,“東北技術縱隊”一干人馬全部落網,毛澤東專列安全通過。
              1955年,臺灣當局策劃“克什米爾公主號”爆炸事件謀殺周恩來未遂,不甘心,馬上派出一個二十六人組成的暗殺團,潛入印尼。因楊奇清隨周恩來行動,防范嚴密,臺灣殺手根本沒有機會接近周恩來,無功而返。
              國民黨特務機關策劃的其他恐怖事件,都被楊奇清一一挫敗。
              楊奇清堪稱是一面超級盾牌,有效地保障了毛澤東和中共中央的安全。但他無力保障自己的安全。文革剛剛爆發,他就被關進他下令修建的秦城監獄,在那里領教了法西斯專政的滋味——經常遭到毒打,以致肺部被打成嚴重內傷,過早地離開了人世。
          最后都被關進秦城監獄的六名風云特工

          五、許建國

              許建國原名杜理卿,1922年入黨。1948年石家莊解放,成立華北人民政府,許建國出任中共中央華北局常委、社會部部長、華北人民政府公安部部長。建國初發生潘漢年案,許建國由天津市委常委、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任上調上海,出任上海市委常委、書記處書記、上海市副市長、上海市公安局局長。同時兼任國家公安部副部長。
              就在上海工作期間,許建國無意中觸犯了江青,惹出一樁彌天大禍。
              許上任不久,即1954年3月,上海發生一起舉報事件——有人寫了一封匿名信,向中央揭露江青問題。江青聞訊大為惱火,認為這是反革命分子的惡毒攻擊,要求布置追查。出面抓這個案子的是公安部長羅瑞卿,上海是案發地,許建國自然負有追查之責。江青懷疑匿名信出自揚帆之手,同年12月31日,揚帆被捕。而經由此案知道了江青隱情的許建國,江青也不會放過。1967年許建國被逮捕,和揚帆一樣被關進了秦城監獄。幾年后出獄,無家可歸——已經妻離子散了,被安置在安徽六安“養起來”。1977年初患肺癌,同年10月便與世長辭。
          最后都被關進秦城監獄的六名風云特工

          六、謝和賡

              30年代初期,謝和賡本來在察綏民眾抗日同盟軍前敵總指揮吉鴻昌身邊工作。中共為了爭取桂系反蔣抗日,想辦法讓他打進桂系上層。謝和賡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給中共搜集了許多絕密情報。
              但赫赫奇勛沒有能夠庇護謝和賡,早在1957年,謝和賡就被打成右派,送往東北勞改,差點死在勞改營——埋頭伐木的他被一棵大樹砸倒。幸好砸中他的只是樹梢,雖然腰部受傷,但畢竟揀回了一條性命。周恩來和董必武得知謝和賡的處境,相繼出面干預,謝和賡這才告別勞改營,重返北京。
              文化大革命更是謝和賡的劫數——1967年7月1日,在江青的授意下,一伙造反派乘坐汽車,揮舞著木棒鋼鞭,直撲香山狼見溝的謝和賡寓所,不由分說地將謝和賡和病臥在床的謝和賡夫人強行抓走,雙雙投進了秦城監獄。謝和賡夫婦被分別關押,彼此不知對方身在何處。
              秦城囚徒中,一般都是妻子受丈夫株連,像謝和賡這樣丈夫受妻子株連的,確是罕見的一例。
              謝和賡妻子何許人也?大名鼎鼎的王瑩,即當年在上海灘與江青爭演《賽金花》的紅影星王瑩是也。
              1942年,受周恩來委派,謝和賡、王瑩聯袂赴美。王瑩經常開展宣傳中國抗戰的演唱活動,以引起美國及全世界人民對中國抗戰的熱切關注;謝和賡則接辦了華僑報紙《紐約新報》,利用這個輿論陣地宣傳中共的方針政策。他們的國際統戰工作卓有成效,受到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賽珍珠乃至羅斯福總統和夫人的高度評價。50年代歸國之后,本來非常活躍的王瑩卻一反常態地沉寂了下來。這有兩個原因,一是因為歸國不久謝和賡就被打成了右派,王瑩多少要受影響,不好拋頭露面;但更重要的原因,還在于王瑩太了解江青的為人。文革爆發之初,江青沒費多大力氣,就查到了王瑩夫婦的蹤跡,一聲令下,便夫妻雙雙進秦城。謝和賡本來就是“右派”,給他定罪自是易如反掌;要給王瑩定罪也不難——-她在美國呆了十多年,管她實際上受誰的指派去美國、管她實際上在美國干什么,于是,“美國特務”、“叛徒”等一個個罪名泰山壓頂般地落到了王瑩的頭上。
              和其他受害者一樣,謝和賡在秦城備受摧殘,健康狀況急轉直下。不久他就兩耳失聰,不能言語。終日呆呆地望著囚室那高高的小窗,無聲地念叨著王瑩的名字。他不知道,王瑩比他的遭遇更慘。
              1975年春,重病在身的周恩來得知謝和賡和王瑩的情況,立即指示有關部門釋放謝和賡出獄治病,謝和賡總算重見天日。剛剛恢復自由的謝和賡,迫不及待地要帶上妻子回家,醫護人員給他的卻是一張寫著王瑩囚號“6742”的死亡通知單。巨大的精神打擊使這個堅強的漢子再也撐不住了,他眼前一黑,當即暈倒在地,人事不省。醫生馬上進行緊急搶救,仍然無效。后經醫院專家診斷告知:謝和賡已因喪失思維能力而成了精神上的廢人。當他被當年住在狼見溝的鄉親們接回去之后,已經不會說話,不會哭笑,他能做的只是成天目光呆滯地看著他和王瑩的合影。
           

          上一篇:決戰淮海:蔣介石指揮不當 杜聿明麾下30萬國軍被全殲

          下一篇:林彪和蔣介石雖是師生 但信仰不同最好出現三次交鋒

          相關推薦
          尊彩彩票尊彩彩票平台尊彩彩票主页尊彩彩票网站尊彩彩票官网尊彩彩票娱乐尊彩彩票开户尊彩彩票注册尊彩彩票是真的吗尊彩彩票登入尊彩彩票快三尊彩彩票时时彩尊彩彩票手机app下载尊彩彩票开奖 衡阳 | 宿州 | 台南 | 招远 | 德宏 | 牡丹江 | 台湾台湾 | 岳阳 | 海拉尔 | 张家界 | 信阳 | 河南郑州 | 三明 | 佳木斯 | 石狮 | 邳州 | 哈密 | 吉林 | 沛县 | 酒泉 | 资阳 | 阿克苏 | 丹阳 | 兴化 | 塔城 | 忻州 | 怒江 | 达州 | 阿坝 | 绵阳 | 珠海 | 广饶 | 邳州 | 沭阳 | 江苏苏州 | 石狮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宁波 | 潮州 | 广西南宁 | 新疆乌鲁木齐 | 象山 | 东莞 | 雄安新区 | 济南 | 石河子 | 和县 | 大连 | 绥化 | 葫芦岛 | 菏泽 | 黄山 | 霍邱 | 大丰 | 玉溪 | 三亚 | 如东 | 漳州 | 宁国 | 黑河 | 邳州 | 海南 | 曹县 | 晋中 | 乐清 | 自贡 | 自贡 | 泗洪 | 莒县 | 宁夏银川 | 桓台 | 高密 | 铜川 | 大同 | 诸城 | 燕郊 | 招远 | 铁岭 | 定州 | 湘潭 | 滁州 | 普洱 | 柳州 | 昭通 | 鹰潭 | 包头 | 白山 | 铜陵 | 内江 | 湖北武汉 | 金华 | 五指山 | 自贡 | 改则 | 燕郊 | 鹤岗 | 芜湖 | 日喀则 | 福建福州 | 晋城 | 河池 | 曲靖 | 河北石家庄 | 漯河 | 博罗 | 四川成都 | 丹阳 | 辽源 | 五家渠 | 义乌 | 燕郊 | 湖北武汉 | 山南 | 芜湖 | 鸡西 | 阿坝 | 临沂 | 巴彦淖尔市 | 大连 | 眉山 | 日喀则 | 宁夏银川 | 五家渠 | 仁寿 | 永州 | 海西 | 湛江 | 阿克苏 | 黄冈 | 东营 | 河北石家庄 | 乐清 | 泸州 | 铁岭 | 安吉 | 东方 | 阳江 | 大同 | 阜阳 | 余姚 | 景德镇 | 广州 | 兴安盟 | 临沧 | 泉州 | 大兴安岭 | 海拉尔 | 雅安 | 汕头 | 苍南 | 南通 | 武安 | 铜仁 | 吉林长春 | 三明 | 吉林长春 | 贵港 | 滁州 | 荆州 | 鹰潭 | 宜昌 | 邯郸 | 武夷山 | 武安 | 滁州 | 包头 | 琼中 | 三明 | 青海西宁 | 孝感 | 运城 | 钦州 | 淮北 | 晋中 | 菏泽 | 伊春 | 荆州 | 安顺 | 永州 | 武威 | 明港 | 安阳 | 肇庆 | 濮阳 | 山西太原 | 本溪 | 泰州 | 鹤岗 | 保亭 | 六盘水 | 简阳 | 普洱 | 长垣 | 丹东 | 天长 | 抚顺 | 宜都 | 云南昆明 | 淄博 | 安顺 | 青海西宁 | 黄南 | 大连 | 涿州 | 吉安 | 十堰 | 黄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