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nnpxl"><listing id="nnpxl"></listing>

<noframes id="nnpxl"><address id="nnpxl"></address><address id="nnpxl"></address>
<noframes id="nnpxl">
    <noframes id="nnpxl">
    <form id="nnpxl"></form>

        <sub id="nnpxl"></sub>

          抗日戰爭中沒有回家的士兵!云南騰沖國殤墓園見證歷史!

          發布時間:2018-06-23 編輯:管理員 瀏覽:
          導語:抗日戰爭中沒有回家的士兵!云南騰沖國殤墓園見證歷史!許多年后,日軍參謀辻政信,一直忘不了那個,孤身沖進日本人軍中的中國士兵。 那是1944年,緬甸八莫。 辻政信一直記得,那位孤……
          抗日戰爭中沒有回家的士兵!云南騰沖國殤墓園見證歷史!
              抗日戰爭中沒有回家的士兵!云南騰沖國殤墓園見證歷史!許多年后,日軍參謀辻政信,一直忘不了那個,孤身沖進日本人軍中的中國士兵。 
              那是1944年,緬甸八莫。
              辻政信一直記得,那位孤身作戰的中國人,不知道從哪里直接殺進了日軍的指揮部,差點殺死了作為日軍第三十三軍高級參謀的辻政信,在激烈的肉搏戰中,一位日本士兵最終將他殺死,辻政信后來說:
              “中國士兵僅僅一個人沖入日本軍中,只此一次。”
              在后來搜查這位士兵尸體時,日本人才知道,作為中國遠征軍的一員,這位英勇的中國士兵,名叫呂金海,來自四川。 
          抗日戰爭中沒有回家的士兵!云南騰沖國殤墓園見證歷史!
          ▲云南騰沖,國殤墓園
              在呂金海尸體上,這位普通的中國士兵,緊緊珍藏著一封父親的來信:
             “金海兒:久未接信,是否有病,至以為念。在槍林彈雨之中,戰死乃家門之榮譽,但勿因病而亡。家里自你遠征后,承蒙村人之同情與支援,已漸次好轉,勿念。
              昔時木蘭男裝從軍十年,功成名遂,衣錦榮歸。你是男兒,必須勝過她,勿輸于她!因此,必須將日寇打倒,成功超過木蘭。接信后盼即回信,并將相片寄來。”
              但這位日思夜想的父親,再也盼不到兒子的回信了,像呂金海一樣,無數的中國士兵,在那場保家衛國的抗戰中,最終以身殉國,再也回不了家了。
              夏日,是武漢會戰等抗戰的季節,今天最愛君要講的,是幾個關于老兵回家的故事。遺留緬甸的中國遠征軍老兵王玉成,一直記得,他18歲那年,被抓壯丁的情景。那天,18歲的河南新野人王玉成,剛陪著父親干農活回來,剛一到家,幾個扛槍的人就將他抓起來硬往外拉,王玉成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三,此前,他的二哥王文進已經參軍。父親苦苦哀求,說實在不行,讓孩子吃完最后一頓飯再走吧。
              抓兵的人不答應。王玉成的母親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也被一腳踢開。然后,王玉成被用鐵鏈鎖住后,推上了車。母親發瘋似的沖過來,躺在征兵車前想攔下兒子,幾個大兵將王玉成的母親抬起來扔到一邊。
              王玉成哭著安慰母親說:
              “娘,你多保重,孩兒打完仗就回來。”此后,今生,王玉成再未見父親、母親一面。
              回顧那場史詩般的抗戰,我們有許許多多奮不顧身、義勇從軍的健兒,但中國士兵中的很多人,確實有許多人也是在被迫中走上了前線。撫摸這些史實,你不得不感慨,歷史的真實與震撼。
              此后,王玉成被編入國軍第五軍二00師五九八團機槍二連,先后參加了昆侖關大戰和長沙會戰后,王玉成被提拔為中尉排長,隨后跟著師長戴安瀾一起遠征緬甸。1942年戴安瀾在緬甸犧牲殉國時,王玉成就在他身邊。
              1945年抗戰勝利后,王玉成不愿再參加內戰,遂留在了緬甸貴概,一直到1977年,他才幾經聯系,在中緬邊境的云南瑞麗和家人匆匆見上了一面。
              那時他才得知,母親早已去世,母親臨死前,一直叫著他的名字斷的氣;父親晚年則因為思念兒子發了瘋,臨死前幾天,父親甚至將家門口的大槐樹當成了王玉成,緊緊抱著槐樹說:
              “孩子,你可算回來了!”
              家里人最后沒辦法強行掰開他的手,將他攙扶到床上休息,幾天后,王玉成的父親也去世了。
              1977年的這次見面后不久,王玉成收到家中來信,才知道因為此次邊境會面,他的大哥因為“劃不清界限”被解除了公職;王玉成此后一直呆在緬甸貴概,那是一個和云南接壤的邊境小城,中國近在咫尺,卻遠在天涯。 
              為了不牽連家里人,王玉成此后不敢再返鄉,一直到去世后,王玉成的兒子王建貴才終于回到了父親的故鄉河南新野,當王建貴代替父親在爺爺奶奶墳前磕頭燒香時,家族里的長輩說了一句: 
              “孩子,你可算回來啦!” 
              那一刻,作為中國遠征軍老兵的后代,王建貴淚如雨下。
              在那場為期八年的史詩抗戰中,300多萬中國將士們血灑疆場,然而有更多的將士們,由于各種原因,即使在抗戰勝利后,也仍然無法回家。 
              作為中國遠征軍新一軍戰車三營駕駛員的老兵張浩東,在抗戰勝利后遺留在了緬甸安家生活。由于作為國民黨老兵的身份,他不敢回家探望。母親此后耗盡半生,一直在苦苦等候他回家。 
              一直到2009年,已經92歲的張浩東才在志愿者和熱心人士的資助下,第一次返回了家鄉。
              那時他才知道,母親早已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去世了。 那時的河南經常鬧饑荒,然而母親卻經常將家里最后一點吃的拿給村口的算命先生,讓算算自己的孩子張浩東還活著不,每一次給孩子算完命后,即使全家人餓著肚子,母親也仍然會興奮好多天,母親總是說,算命先生說了,她兒子的祿馬(算命術語,指祿食命運)還沒倒,孩子還在,一定會回家的。 
              為此,張浩東的母親經常站在村口,癡癡等待那個,她余生再未等來的兒子。張浩東母親去世后,張浩東的姐姐繼承了母親的遺愿,每年清明節時,她都會按照當地的迷信,抱著家門口搗米用的石臼,大聲哭喊著張浩東的小名說: 
              “進忠,回來吧!進忠,回來吧!” 
              這個習慣,一直堅持到上世紀八十年代,張浩東的姐姐去世。在闊別家鄉六十多年后,一直到2009年,92歲的張浩東,才跪在了母親墳前,流著眼淚,磕下了頭。
              回家,是一種無法阻擋的力量。可是數以百萬的戰士,卻注定今生,無緣再見故土。 
              1944年,云南洱源人李增壽出生了。她不知道的是,就在這一年,她那作為國軍第71軍36師108團2營3連連長的父親李繼淵,在收復騰沖的戰役中犧牲。 
              此后,李增壽的母親改嫁。這位剛一出生父親就去世的小女孩子,很小的時候就聽村里人說,她真正的父親是一位當兵的,在那個國軍老兵被當做“殘渣余孽”的年代,李增壽的母親一直不敢對外聲張,一直到繼父去世后,有一天,李增壽的母親才偷偷拿出一張一寸大小的黑白相片,指著上面一位穿著國軍軍裝的小伙子說: 
              “這就是你的父親,他叫李繼淵。” 
              2002年,李增壽的母親去世,隨后,李增壽幾經輾轉,終于聯系到了父親李繼淵生前的戰友李文奎,才得以了解到父親李繼淵在騰沖戰役中的殉國經過。 
              一直到2009年4月20日,65歲的李增壽最終幾經輾轉,才來到了被砸倒后重建的云南騰沖抗戰國殤墓園,在那里,她竟然奇跡般地找到了父親的墓碑,那塊小小的墓碑只有五個字: 
              “少尉 李繼淵”。 
              跪在父親墓碑前,65歲的李增壽淚如雨下,她說:“父親,我終于來看你來了!” 
          抗日戰爭中沒有回家的士兵!云南騰沖國殤墓園見證歷史!
          ▲2009年,65歲的李增壽終于來到云南騰沖,祭拜父親李繼淵。
              幸運的戰士,死了能有一塊墓碑;有些戰士,卻連一塊墓碑都沒有。 
              1944年,響應國家“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的號召,還在讀中學的13歲的河南武陟人常安之,也加入到了中國遠征軍的行列。 
              在緬甸八莫的叢林作戰時,常安之和河南老鄉戰友四娃約定,雙方彼此將各自的頭發交換保管,他們約定,如果兩人中有一個人戰死了,沒死的另一個人,就負責把對方的頭發帶回他的家鄉交給他們的親人。在緬甸的作戰中,四娃最終戰死在了異國他鄉。 
              此后,歷經顛沛流離的常安之,卻因為政治運動等各種原因,始終無法兌現當年對戰友四娃的承諾,而那縷標志著戰友生命的頭發,也在動蕩年代中不慎丟失。 
              一直到晚年,已經當上了中國地質大學教授的常安之,有一次對侄子說,希望以后能帶他去緬甸八莫,看看自己的戰友四娃,看看是否還能找到他的遺骸。 
              沒想到侄子卻驚訝萬分地說:“你們真的打過日本人?” 
              聽到這句話,常安之突然非常生氣,抓起桌子上的一個礦石標本,狠狠砸在墻上,然后用河南豫北的方言,聲嘶力竭地吼著說:“你們咋啥也不知道?” 那一刻,常安之淚流滿面。
              山東濟南老兵張富麟,則在久經動蕩后,斷絕了回家的路。1940年,20歲的張富麟從山東第一師范學校后,加入了孫立人旗下的新編38師,1942年,他作為中國遠征軍的一員進入緬甸作戰,參與了仁安羌之戰和后來的緬甸大反攻;1945年抗戰勝利后,張富麟留居緬甸曼德勒,做了三十多年的華文教師,由于薪資微薄,日常他就靠著家人在市場賣米和生姜為生。 
              二戰后,日本人經常返回緬甸尋找當年的日軍遺骸,并在當地為侵緬日軍建立紀念碑,甚至連死亡多少戰馬都銘刻在上面。對此張富麟非常傷感,他說:“可憐我幾萬遠征軍弟兄為國盡忠,犧牲在緬甸,但是現在連名字都沒人知道了,不知魂歸何處。” 
              1949年后國內傳來的各種信息,讓他最終徹底與家鄉失去了聯系,2011年,已經91歲的張富麟面對尋找到緬甸采訪他的記者和志愿者,喃喃中讀起了一首唐詩:“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喪胡塵。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里人!” 
          抗日戰爭中沒有回家的士兵!云南騰沖國殤墓園見證歷史!
          ▲2011年,時年91歲的老兵張富麟在緬甸家中。 
              在交談中,自1945年后再未返回山東老家的張富麟,突然給記者出示了一塊墓碑,原來,那是張富麟自己為自己預備的一塊墓碑,上面寫著:“張富麟先生墓吾生齊魯,負笈弱冠,既長參軍,抗日入緬;戰后解甲,流跡佛甸,秉性質樸,木訥寡言;不識經商,華校薪傳,僑居瓦城,慎獨思賢;賣字謀生,吟詩自憐,不乞不求,逾五十年;事業賦歸,撒手塵寰,翹首北望,魂付西南···” 
              志愿者們臨走前,在自己破舊的房子中,張富麟微微地說:“我們不害怕死亡,害怕的是被遺忘。”
              而在歷經整整70年、2萬多個日日夜夜的思念后,2008年,89歲的抗戰老兵李錫全(1919-),才終于從緬甸密支那返回湖南桃源縣的故鄉,站在了母親墳前。李錫全始終記得,那是1938年,19歲的他怯生生地對母親說:“媽媽,我要去當兵。” 
              那時,由于家中貧困,李錫全的四哥和五哥此前已經參軍謀生,19歲的老幺李錫全也經常餓著肚子,在他看來,收成很差,與其在家餓著,不如減輕下家里負擔,出去當兵起碼還能有點飯吃。李錫全永遠記得,聽到兒子這一席話后,母親愣愣的,許久之后,才輕輕應了一聲說:“好吧。” 
              他永遠記得,出征前,母親緊緊拉著他的手,殷殷囑咐說:“出去打仗要機靈點,一定要早點回家。” 
              離開村口時,他向前走,身后的母親開始哭起來,那哭聲,痛徹心扉,這一輩子,李錫全始終忘不了在村口,母親為他送行時,痛哭的聲音。 
              李錫全此后跟隨部隊轉戰南北,1944年,他作為中國遠征軍的一員攻入緬甸,抗戰勝利后,李錫全因傷滯留在了緬甸密支那,此后,湖南桃源的那個故鄉,成了他余生不滅的想念。 
              1949年后的政治運動,以及自身的窮困窘迫,使得李錫全回家的夢想,越來越遠,一直到上世紀八十年代,李錫全在緬甸買來一本中國地圖冊,每當想家的時候,他就默默翻開地圖冊,然后翻找到標志湖南省的那一頁,他經常一看就是半天,然后默默流淚。 
              一直到2008年10月,已經89歲、離別故鄉整整70年的李錫全,才終于在志愿者的幫助下,返回了他日思夜想了無數遍的故鄉:湖南桃源。 
              2008年10月21日,89歲的他獨自撐著雨傘,默默站在母親墳前,他想跪下來,才發現老硬的身板已經完全不聽使喚,一折腰,他趔趄著差點摔倒。 
              他喃喃喊了一句:“媽媽,我回來了。”他想對母親說的這句話,整整等了,70年。 
          抗日戰爭中沒有回家的士兵!云南騰沖國殤墓園見證歷史!
          ▲2008年10月,離別70年后,李錫全終于來到母親墳前。
              與他們相比,中國遠征軍老兵王子安(1920-2010),要幸運一點點。 
              1937年,17歲的王子安從故鄉武漢離家從軍,此后,他跟隨部隊轉戰大江南北,1943年,他最終以中國遠征軍新38師野戰醫院少尉軍官的身份,跟隨中國遠征軍進入緬甸作戰,1945年抗戰勝利后,他和戰友遺留在了緬甸撣邦西北部的木姐。 
              靠在自己在軍隊中學會的醫術,他在緬甸艱難謀生,此后,他嘗試著給家里寫信,但一直石沉大海,而在武漢的家人,雖然曾經收到他的來信,卻礙于當時的政治氛圍不敢回信。 
              此后一直到1992年,王子安才第一次回到了家鄉武漢。盡管早已時過境遷,但王子安在1992年的這次回家,仍然“偷偷摸摸的,回去之后好多人不敢相認,怕受牽連,連自己都覺得像做賊一樣。” 
          抗日戰爭中沒有回家的士兵!云南騰沖國殤墓園見證歷史!
          ▲2009年,89歲的老兵王子安,在父親墓前痛哭。 
              1999年,他又“偷偷摸摸”回了一次武漢。一直到2009年,在志愿者們的接力幫助下,他再次返回故鄉武漢,這一次,他受到了隆重歡迎。 
              這讓王子安一度,有種時空的錯亂感。2010年1月,90歲的王子安,最終在距離中國邊境僅僅一江之隔的緬甸木姐去世。他去世后,子女們按照他的遺愿,將王子安埋葬在緬甸木姐北面的山坡上。他的墓碑,朝著北方中國的方向,卑微聳立。 
           

          上一篇:抗日戰爭中的“平型關大捷”戰役中幾個易被忽略的細節

          下一篇:日本“名將之花”殲滅與黃土嶺 揭秘阿部規秀死亡消息公開全過程

          相關推薦
          尊彩彩票尊彩彩票平台尊彩彩票主页尊彩彩票网站尊彩彩票官网尊彩彩票娱乐尊彩彩票开户尊彩彩票注册尊彩彩票是真的吗尊彩彩票登入尊彩彩票快三尊彩彩票时时彩尊彩彩票手机app下载尊彩彩票开奖 辽源 | 桐城 | 山东青岛 | 石狮 | 白城 | 赵县 | 周口 | 衡阳 | 屯昌 | 攀枝花 | 黄石 | 日土 | 铜仁 | 海西 | 保定 | 迁安市 | 乐清 | 日喀则 | 广西南宁 | 萍乡 | 苍南 | 长治 | 吉林 | 沧州 | 巴中 | 商洛 | 五家渠 | 肥城 | 乐平 | 曹县 | 醴陵 | 瓦房店 | 余姚 | 天门 | 伊犁 | 芜湖 | 眉山 | 宝应县 | 齐齐哈尔 | 靖江 | 阿里 | 海东 | 东营 | 崇左 | 张家口 | 七台河 | 亳州 | 赣州 | 陇南 | 恩施 | 鹤岗 | 鄢陵 | 洛阳 | 白山 | 贵州贵阳 | 石河子 | 枣庄 | 大兴安岭 | 塔城 | 贺州 | 湖南长沙 | 武夷山 | 大庆 | 晋中 | 焦作 | 沧州 | 山东青岛 | 锦州 | 大庆 | 梅州 | 保定 | 阿勒泰 | 吉林长春 | 日照 | 广州 | 佳木斯 | 高密 | 偃师 | 燕郊 | 东台 | 长兴 | 克拉玛依 | 包头 | 东方 | 广西南宁 | 泸州 | 单县 | 吉林长春 | 文山 | 沧州 | 吉林 | 莆田 | 吴忠 | 汉中 | 甘南 | 江西南昌 | 巢湖 | 扬中 | 山南 | 盘锦 | 安岳 | 东莞 | 许昌 | 青州 | 姜堰 | 永新 | 日喀则 | 抚州 | 资阳 | 山东青岛 | 漯河 | 泰州 | 蓬莱 | 禹州 | 白山 | 三沙 | 海拉尔 | 沭阳 | 漯河 | 禹州 | 昆山 | 鹤岗 | 珠海 | 灌云 | 大连 | 顺德 | 海丰 | 吉林长春 | 岳阳 | 辽阳 | 邳州 | 兴安盟 | 汝州 | 泗洪 | 义乌 | 永州 | 永州 | 鄂尔多斯 | 文昌 | 禹州 | 鄢陵 | 陵水 | 雅安 | 塔城 | 武夷山 | 南平 | 万宁 | 山南 | 垦利 | 三沙 | 宁波 | 泰兴 | 威海 | 潍坊 | 瑞安 | 绵阳 | 河源 | 辽宁沈阳 | 库尔勒 | 兴安盟 | 海南海口 | 张家口 | 郴州 | 阿里 | 黔西南 | 瓦房店 | 江苏苏州 | 开封 | 灌南 | 东营 | 黄冈 | 晋江 | 宝应县 | 海丰 | 石狮 | 南平 | 双鸭山 | 辽宁沈阳 | 禹州 | 清徐 | 北海 | 桐乡 | 东方 | 如东 | 汉川 | 莱州 | 清远 | 红河 | 白城 | 朝阳 | 建湖 | 阜阳 | 东营 | 汉中 | 鹤岗 | 日照 | 晋中 | 高雄 | 延安 | 抚顺 | 济源 | 酒泉 | 武威 | 新沂 | 中山 | 日土 | 安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