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nnpxl"><listing id="nnpxl"></listing>

<noframes id="nnpxl"><address id="nnpxl"></address><address id="nnpxl"></address>
<noframes id="nnpxl">
    <noframes id="nnpxl">
    <form id="nnpxl"></form>

        <sub id="nnpxl"></sub>

          日本“名將之花”殲滅與黃土嶺 揭秘阿部規秀死亡消息公開全過程

          發布時間:2018-07-12 編輯:管理員 瀏覽:
          導語:黃土嶺附近的戰斗在8日凌晨,辻村憲吉大隊長率部突圍成功后,以對日軍有利的形勢迅速展開,八路軍的包圍線從北方,西方被全面突破。辻村大隊沿著北方山脊西下,直接威脅到設在黃土嶺……
          日本“名將之花”殲滅與黃土嶺 揭秘阿部規秀死亡消息公開全過程
              日本“名將之花”殲滅與黃土嶺 揭秘阿部規秀死亡消息公開全過程,提到阿部規秀,相信很多中國人都知道吧,最近幾年的抗日劇,頻頻把抗戰歷史頒布到熒屏上,讓很多現代年輕人也了解了這段歷史,對那些侵略我國的一些日本將軍更是發指,其中,阿部規秀就是一個很厲害的角色,但他太輕視了中國人民的戰斗決心,驕傲做大,結果在黃土嶺被中國的對手李二喜給干掉,這讓日本朝野都不敢相信,日本人引以為傲的“名將之花”,就這樣凋謝了!而且還是被八路軍小股部隊殲滅的!這也導致日本人遲遲不公開死亡消息的一個原因吧。丟人!
          日本“名將之花”殲滅與黃土嶺 揭秘阿部規秀死亡消息公開全過程

          一、死亡消息公開的延遲與理由

              獨立混成第二旅團長阿部規秀,在河北省易縣上莊子南方一公里處教場的院落內遭迫擊炮襲擊負傷的時間是1939年11月7日午后6時頃,死亡時間午后9時50分。翌8日凌晨1時,在張家口駐蒙軍司令部接到從黃土嶺前線發來的明碼電報,得知前線出現危機和阿部規秀中將已戰死的消息。由于最高指揮官阿部規秀死亡,旅團司令部的指揮系統曾一時出現混亂,之后逐漸恢復正常。
              黃土嶺附近的戰斗在8日凌晨,辻村憲吉大隊長率部突圍成功后,以對日軍有利的形勢迅速展開,八路軍的包圍線從北方,西方被全面突破。辻村大隊沿著北方山脊西下,直接威脅到設在黃土嶺村的八路軍指揮部的安全。不久,失去前日作戰優勢的楊成武,賀龍兩部約4個團,為了防止遭到從南方完縣,唐縣方向增援中的日軍第110師團的部隊和阿部旅團的合擊圍殲,于8日午后將主力撤出戰場。為時三天的黃土嶺附近戰斗中,若按損失自報原則計算,據岡部司令官的日記,日軍死傷數為79名[2]。八路軍方面記錄的死傷,總部(朱德,彭德懷)向蔣介石匯報的有夸張的傷亡數為800余名(對外數據),而楊成武做成的內部記錄為,雁宿崖,黃土嶺兩戰損失545名(內死亡136名,失蹤37名)。
              戰斗結束后11月11日, 阿部規秀的遺骸被用擔架抬出白石口山地后,換乘卡車運至淶源,又轉飛機當天到達張家口旅團本部。17時,駐蒙軍司令官岡部直三郎中將前往官舍進行了吊唁(岡部日記)。筆者推測,遺體抵達張家口后,駐蒙軍在軍營內舉行了非公式的遺體告別儀式,在張家口各部隊的關系者出席了此儀式。之后阿部的遺體于12日,或13日于張家口被火化。
              國內多數文章(包括《聶榮臻傳》)都稱北支那方面軍司令官多田駿前來吊唁,并贈送了“名將之花凋落太行”的挽聯。但此說不曾見到一處史料佐證。多田來張的可能性不大,贈送了“名將之花凋落太行”挽聯更不是事實。告別式并不是葬儀(葬儀于12月29日在東京舉行),為了保密又沒有對外公開。且岡部直三郎的詳細日記中,也沒有出現上司多田來張的記錄。所以多田駿司令的來張吊唁,送花圈挽聯(日本沒有送花圈,寫挽聯的習慣)應是一個后來編造的故事。
              阿部中將的死訊對內外公表的時間,是死后兩周的11月21日。有關遲遲不公開的理由,岡部直三郎在日記中稱:在戰斗進行中若公布旅團長戰死,“會助長敵方斗志,導致我方人心動搖”。戰斗不久順利結束,之后何時公布為宜?岡部選定的時機是后任旅團長上任之前。阿部死亡后11月8日,先是獨立步兵第三大隊長綠川純治大佐,受命擔任旅團長代理職,統合指揮作戰。11月12日,北支那方面軍司令部下達了由人見與一少將接任旅團長職位的內命。上任日期,預計于十天以后。若公表拖延到新旅團長上任后,岡部認為“反而會產生與安定人心的相反效果”所以擬定11月22日前公表。
              實際還上不只是公開時機,還有一個更大的難題是怎樣來書寫對上級提出的調查報告。雁宿崖的慘敗(11月3日)和黃土嶺戰斗中阿部中將的死亡(11月7日),都屬于非同尋常的大事件,公開發表對駐蒙軍來說肯定產生不良影響。怎樣能掩蓋失敗減少在內外公表時必至的負面影響,對岡部來說是一個難題。為此,在報告內容的取舍,措辭,宣傳面,岡部作出了種種努力。11月13日條岡部日記中,可見其布置記者隨軍采訪“ラ號作戰”[7]的指示,目的是通過媒體讓國內外認識到“與共產黨在山地作戰的艱難,及共產軍民眾工作的徹底”。企圖以宣傳敵軍的強悍,作戰條件的艱難來為雁宿崖的失敗開脫部分責任。之后12月6日號《朝日グラフ》報導阿部中將死亡的如下照片,即出于“ラ號作戰”中從軍記者之手。可見岡部要求的險路描寫在此構成了畫面中心,遠超出了報導主角阿部規秀的頭像,正中岡部心意。
          日本“名將之花”殲滅與黃土嶺 揭秘阿部規秀死亡消息公開全過程
          馱載用牲口是在現地征用的驢騾,以此宣傳作戰地域在戰馬都望而生畏的山險地帶。
              11月12日,后任旅團長人事內定后,岡部知道時間不能再拖,一邊督促部下加緊對戰果,損失的精查,一邊措辭湊文,準備報告書內容。11月 14日,陸軍省恩賞課員村山一馬中佐因別件來張家口時,岡部順便打聽了對阿部中將恩賞面善后的意見。11月17日,又專程到張家口陸軍醫院探望在炮擊現場與阿部一起受難負傷的石川大佐,詢問了旅團長死亡時的詳情(岡部日記,256頁)。一切準備就緒后,于18日中午,將最終報告書《阿部部隊長戰死公表資料》提交給陸軍省。并在附件中注明“因后任部隊長即行上任,希望將此資料于本月20日公表”。公表資料作為軍內航空郵件,經南京被轉送到東京,21日正午,陸軍省通過廣播形式正式公布了阿部中將的死訊。同時也將《阿部部隊長戰死公表資料》中的對外部分,轉發到以《朝日新聞》為首的各媒體。
          日本“名將之花”殲滅與黃土嶺 揭秘阿部規秀死亡消息公開全過程
          此為《阿部部隊長戰死公表資料》附件,要求陸軍省20日前公表
               如此,1.黃土嶺作戰的順利結束和大規模報復作戰的展開,2.雁宿崖,黃土嶺戰斗的調查,統計結束。3.新旅團長人見與一少將的走馬上任,是日軍在11月21日正午公布阿部規秀死訊的理由。從資料的內容看,公表資料全體分兩部分,對外公表部分,應是由駐蒙軍參謀長田中新一少將做成。提出對象者是陸軍省次官阿南惟幾,對內報告部分,由岡部直三郎做成,提出對象者是畑俊六陸軍大臣等。下面分析一下《阿部部隊長戰死公表資料》內容。
          日本“名將之花”殲滅與黃土嶺 揭秘阿部規秀死亡消息公開全過程
          軍內的秘密「陸軍中將阿部規秀戦死ニ関スル報告」

          二、有關阿部死亡的對內極密報告

              岡部直三郎提出的對內報告(呈報陸軍大臣,總軍司令官方面軍司令官)題名『陸軍中將阿部規秀戦死ニ関スル報告』,是一個內部極密文件,內容主要為以下三點
              1. 第一個內容有關阿部規秀赴任后5個月間的治安功績
              報告云:    6月1日阿部由第一旅團長拜受獨立混成第二旅團長職后,除盡力于察哈爾,察南,晉北地區守備,討伐作戰本職外,在對外蒙(蘇聯)作戰研究,地形偵查,守備工事整備,軍隊訓練面也誠心奉公,東奔西走,做出不懈努力。使守備擔當地域內匪賊消失蹤影,百姓安居樂業。10月晉升中將后,更義氣軒昂。10月25日蒙受欽差(侍從)武官褒獎之榮譽后于26日奔赴前線。
          日本“名將之花”殲滅與黃土嶺 揭秘阿部規秀死亡消息公開全過程
          恩賜清酒的表紙
              此段是駐蒙軍對阿部旅團長在任間日常執務的評價。其中觸及到作戰出發前10月25日,曾接受侍從武官(欽差)褒獎之件。國內很多人誤解,認為此是天皇對阿部規秀個人功績的特別嘉獎,實際不然。侍從武官作為天皇的遣使,戰爭中奉旨巡視獎勵各部隊,頒布圣旨,賜品等,是一種以天皇權威激勵部隊作戰的形式。一般獎賞對象為“某部隊管下”,如駐蒙軍管下,獨混第二旅團管下等,并沒有特別的針對性,更不是嘉獎個人。岡部直三郎日記中也有對此件的記載。可確定來使為“清水(規矩)少將”,先向駐蒙軍司令部頒發了“賜品清酒20打,香煙3000根”(245頁)。之后又順序向駐蒙軍獨混部隊,陸軍病院,駐蔚縣部隊同樣進行了傳達儀式,頒布了圣旨,賜品。阿部規秀在此僅作為駐張家口混成第二旅團代表接受了賜品和圣旨傳達。并不是天皇遣御史來表彰阿部規秀個人。
              2. 第二個內容是有關雁宿崖,黃土嶺的作戰過程,損失報告
              報告云:  關于在雁宿崖黃土嶺附近的戰果,目前正在調查中,綜合現在情報,敵死傷數約在千名前后,我方損失情況為戰死約百名,傷約百十名,紛失或銷毀山炮兩門、步兵炮兩門, 重機槍三挺、輕機槍六挺等。此損失武器的大部分是在雁宿崖附近戰斗中辻村部隊(以步兵二中隊、炮兵一小隊為基干)所蒙受的損失。該部隊被十倍于己之敵包圍一晝夜,因彈盡糧絕,反復接戰肉搏致使部下損失重大(戰死者八十三名、負傷四十九名。確切數字目下還在核對中)。危機中部隊對武器實施了破壞和掩埋等處理,但亦有一部落入敵手。目前正搜索收集中,其中一部分已得到整理。
              此段是不能對外公開的“極密內容”。其中的損失報告措辭,是岡部直三郎最頭痛的部分。作為對國家(陸軍省),軍部最高上級(參謀本部)的報告書,當然絕不能弄虛作假,也不能夸張戰果。從雁宿崖,黃土嶺兩戰,“敵死傷數約千名”的匯報數字看,可認為是一個較謙虛的表現。因為沒有打殲滅戰,也沒有清掃戰場的機會,所以殲敵數字只是估算。此時沒有根據的戰果報數越多,反而越受懷疑。若按大隊長辻村憲吉的戰斗報告,僅雁宿崖一地敵遺尸就有700余具。可是著實謹慎的岡部直三郎,根本就沒有聽信辻村憲吉的戰果報告。采用的是較低調推測戰果。
              報告中的武器損失的種類,數量,也都應是核實后的準確結果。岡部的努力,不在掩蓋數字,而在強調損失背景(于十倍于我之敵的苦戰)和處理方法面。岡部稱危機中部隊成員“對武器實施了破壞和掩埋等處理”。但實際上,即使有破壞,也沒有機會掩埋,幾乎都成了八路軍的戰利品。下面照片中是八路軍展示的戰利品(稱黃土嶺戰果,但黃土嶺并沒有繳獲炮,所以肯定是雁宿崖的戰果),山炮數量正好和日軍記錄的損失數一樣(四門)。雁宿崖之戰日軍死亡83名,經筆者考證,也是一個較準確的數字。從之后岡部日記中可得知,至少還有5名軍人成了八路軍的俘虜。其中有兩名已被作為“死亡”處理,算入了83名死亡者中。岡部在此并沒有報告出現俘虜的事實,對此做了“死亡”,或“失蹤”的巧妙處理。對日軍來說,出現俘虜是超過武器損失的最大污點。岡部通過以上對報告書內容的操作,勉強保住了駐蒙軍的臉面。
          日本“名將之花”殲滅與黃土嶺 揭秘阿部規秀死亡消息公開全過程
          此四門炮是雁宿崖的戰利品,并不是黃土嶺,其中兩門為日俄戰爭中使用的31式山炮
              3. 第三個內容是有關阿部中將死亡的善后處理。處置建議為兩條
              A. 阿部中將戰死于疆場,結果雖屬武人之本懷,但希望能斟酌其生前卓越之武功,在可能情況下商議其晉升陸軍大將之件。
              B. 阿部中將本年10月已到定期敘勛年限,此件業已上報申請完畢。由于本人戰死,手續暫時處于一時停止狀態。期望能特別討論有關行賞(敘勛)方法之外的敘位,敘勛面處置。
              A項內容是死后的晉升問題。岡部強調阿部中將之死是罕見的“戰死”,希望在此點能特別受到優待照顧,晉升大將。  B項內容是死后的敘勛,敘位。在此岡部同樣要求“超脫慣例”來進行有關敘位,敘勛面的“特別”處理。
              位階,恩賞(敘勛)制度是古代律令制留下的舊習俗,表示身份高地,功勞大小。和掌握實權的職位不同,僅是一種名譽,由天皇下封。“位”表示地位,“勛”表示功勞。
          日本“名將之花”殲滅與黃土嶺 揭秘阿部規秀死亡消息公開全過程
          擔當部門的眉批
              對于駐蒙軍司令官岡部直三郎的申請,陸軍省如何回復?可參見文件的額頭批語。此文件是傳閱文件。到達陸軍省后,經過了近一個月的傳遞審閱,上至大臣(畑俊六),次官(阿南惟幾)下至省內各部門,每個部門都要過目,蓋章。所以首頁中僅回覽章就有25顆。根據文件內容,擔當部局還必須呈述按規章制度的處理意見。其中主管晉升的部門是人事局輔任課,管恩賞的是人事局恩賞課。此兩部門都出示了處理建議,見欄外眉批。在此說明,批語并不是決定,只是建議。應還有回復的決定通知(陸軍大臣簽署)。只因其它文件已散逸,所以在此只能舉此件作參考。
              在此,關于晉升大將之建議,陸軍省擔當者批語為“詮議し難し”(難有商討余地)。薩蘇氏在他的故事中也出示過此文件,說此眉批是“侵華日軍總司令畑俊六的批示”,當然是胡說。首先畑俊六并不是什么“侵華日軍總司令”,而是政府陸軍大臣。且細看以下文件,可見批語者印章為“額田”。額田是人事局補任課長額田坦(步兵大佐),雖不是最高負責人,卻是晉升軍階(銜)部門主管。若想“晉升大將”,當然額田有發言權。
              士兵死亡后晉升一級是日軍內規,俗稱“特進”=特別晉升。但將校特進需要有在職期間長短的衡量條件,特別是將官并不容易。中將已是普通優秀軍人仕途終點,而非科班的阿部規秀勉強擠入中將行列不過一個月,又沒有特殊功勞,怎可能再追升大將?所以額田批示“難有商討余地”。
              關于敘勛,敘位問題,出示批語者是人事局恩賞課課員村山一馬(陸軍中佐)。如前述此人在阿部死后曾因別件到過張家口,岡部應和村山私下商議過處理意見。村山批語為“特旨敘位は発令すべし、行賞敘勲を見る外定期を以て処理し得ず”(可發令特旨敘位。敘勛之件只有“行賞敘勛”途徑,無“定期敘勛”可能)。
              “特旨敘位”,即慣例中的死亡追敘。阿部為戰死,當然符合這個條件,所以恩賞課村山一馬批寫可立即發令“特旨敘位”(死亡晉位)。此意見之后被采納,阿部規秀從“從四位”(中將的位階)敘為“正四位”。
              一方面敘勛并不容易。駐蒙軍岡部司令希望是慣例(行賞敘勛)外“特別處置”。對此,恩賞課村山一馬批示是 “無定期敘勛可能,只有行賞敘勛一種途徑”。即只能考慮死亡敘勛,實際上拒絕了岡部要求。為何不能定期敘勛?因為10月份阿部晉升中將時已有過定期敘勛申請,若批準會出現重復。阿部規秀的敘勛,敘位處理最終結果如何?參考以下蓋棺后最終記錄,可得知阿部規秀被追贈了“功三級”金鵄勲章。
              在今天,“功勛”只是是一個獎章,一紙獎狀,而“位階”連獎章都不如,只是一張虛榮的證書。而戰爭年代,金鵄勲章代表的“軍功”,卻帶有年金,能發生經濟效益。最下等的二等兵,若死亡后被授予金鵄勲章者,稱功7級, 1939年可領年金150円。(此金額約為二等兵基本年軍薪的兩倍)。像阿部這樣的中將級將官,稱功三級,能領到700円的金鵄勲章年金,由于月薪間的巨差(中將的月薪483円,是最下級兵士的70倍以上)所以對將官來說,相對上并不是一宗太大的收入。
              1941年6月5日《官報》[12]中記載蓋棺后阿部規秀的最終名譽為“功三級(金鵄勲章),旭一,陸軍中將,正四位,勛三等”。其中“功三級”和“正四位”兩項,是因為戰死疆場獲得的褒獎。

          三、對外公開的內容

              對外部分是對媒體公開的文章,題名《阿部部隊長之奮戰》(報告書中454-464頁)。應出自于駐蒙軍參謀田中新一少將之手。內容也有如下三部分 :
              1.戰斗經過和阿部戰死情況概要
              從察南地區被驅逐的第八路共產軍,此刻盤踞在淶源、靈丘南方長城線內險峻山地中…。為討伐此敵,阿部部隊長十月二十六日從張家口出發,首先掃蕩了靈丘南方山地共產軍第百二十師,使之向西南方潰逃,…后計劃十一月三日掃討毀滅盤踞在淶源南方地區的共產軍獨立第一師、第四師以及其軍事政治諸機關。附近一帶地形屬于北支那稀有的險峻山岳地帶,…多數地方除支那騾馬外難以通行,部隊長及部下徒步跋涉向走馬驛方向前進。途中接到派遣到雁宿崖方面辻村部隊與優勢敵軍遭遇,處于苦戰中的情報,遂命令各隊轉向其方面前進,以對敵進行合圍。…部隊長身先士卒,率隊突破40公里山險一路急進,擊退第一線敵陣后立即展開果斷追擊。排除殘敵抵抗,五日夜克張家墳,六日掃蕩敵司令部司格莊。隨后進擊敵重要根據地黃土嶺,破優勢之敵于七日前進到河北省易縣上莊子附近。此刻,敵不斷向前線增援,其兵力約達三千五百,出沒于各處,且抵抗越加頑強。見此,部隊長親臨第一線視察敵情地形,制定了從西南方席卷敵陣之方案,為下達命令,到達上莊子南方一千米處獨立家屋時,突然敵迫擊炮彈在數步之前炸裂,部隊長腹部及兩腿十幾處負致命重傷。仍不屈地在第一線監督指揮作戰,并指示今后作戰方針。…負傷三小時后,于七日午后九時五十分…壯烈戰死。部下諸隊繼承部隊長遺志,力戰奮斗,于八日午后給敵以殲滅性打擊,使之潰逃。
              和前述內部的戰果,損失報告比較,可見對外公開部分著重于對事實經過和戰斗細節報告,沒有觸及到雙方的損失,戰果。因為此信息來自部隊內部記錄,所以日期,地點,距離,作戰過程等基本情報都十分準確。阿部的死亡地點,負傷,死亡時間也都有具體記載,應來自于死亡鑒定書。至今此公表文件也有研究利用價值。但在此處,雁宿崖的失敗被完全掩蓋下來。
              2.(軍部)對阿部規秀的公式評價
              部隊長性情溫厚篤實,率先垂范于部隊教育訓練,對部下情如慈父,處事堅決果斷,臨戰勇猛頑強…。在身負重傷,察覺不能再起之際也止口不言及私事,指揮戰斗直至最后,盡忠于部隊長職守,顯示出強烈的責任感。其忠肝義膽之處,可謂全體軍人之典范。
              這段評語很重要,可看作為駐蒙軍部隊和陸軍省對阿部規秀中將的公式評價。重要的是內容中并沒有國內流傳的那種“名將之花”“山地戰術專家”的評語。在此強調的是阿部的人品,責任感,并不是軍事面,戰斗指揮面的才華。

          四、阿部規秀簡歷

              阿部規秀,生于日本青森縣。1907年畢業于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十九期。畢業后加入日本陸軍,歷任步兵第三十二聯隊附、第八師團副官、第十八師團參謀、仙臺陸軍教導學校學生隊長。1937年8月,升任關東軍第1師團步兵第1旅團旅團長,駐屯黑龍江省孫吳地區,并晉升為陸軍少將。1939年晉升為陸軍中將。
              1939年11月7日,率陸軍精銳獨立混成旅于河北淶源作戰,臨時指揮部被八路軍晉察冀軍區第一分區楊成武部發現,并用迫擊炮擊斃。死后被授予勛一等旭日大綬章。阿部規秀被稱為是擅長運用“新戰術”的“俊才”和“山地戰”專家,有“名將之花”的稱號。
           

          上一篇:抗日戰爭中沒有回家的士兵!云南騰沖國殤墓園見證歷史!

          下一篇:揭秘中國戰區對日受降全過程 共有多少日軍部隊投降?

          相關推薦
          尊彩彩票尊彩彩票平台尊彩彩票主页尊彩彩票网站尊彩彩票官网尊彩彩票娱乐尊彩彩票开户尊彩彩票注册尊彩彩票是真的吗尊彩彩票登入尊彩彩票快三尊彩彩票时时彩尊彩彩票手机app下载尊彩彩票开奖 绥化 | 宜宾 | 厦门 | 包头 | 晋城 | 晋中 | 安岳 | 巴彦淖尔市 | 乌兰察布 | 宿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屯昌 | 新沂 | 邯郸 | 禹州 | 鹤岗 | 赣州 | 莱芜 | 黄石 | 滨州 | 本溪 | 偃师 | 济源 | 辽宁沈阳 | 临海 | 海西 | 万宁 | 葫芦岛 | 安岳 | 和田 | 广汉 | 遵义 | 眉山 | 韶关 | 攀枝花 | 灌南 | 烟台 | 鹤壁 | 昆山 | 黔东南 | 昌都 | 台中 | 池州 | 吴忠 | 五指山 | 图木舒克 | 襄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库尔勒 | 阿坝 | 神木 | 芜湖 | 鹤壁 | 柳州 | 黄山 | 绵阳 | 如皋 | 阜阳 | 黄冈 | 周口 | 泰安 | 随州 | 玉树 | 广州 | 南通 | 铁岭 | 天门 | 北海 | 亳州 | 宁波 | 枣庄 | 兴安盟 | 赵县 | 和田 | 遂宁 | 秦皇岛 | 黑龙江哈尔滨 | 改则 | 义乌 | 晋城 | 武夷山 | 天水 | 吉林长春 | 三亚 | 信阳 | 台湾台湾 | 锦州 | 防城港 | 德宏 | 黄南 | 新余 | 姜堰 | 海南 | 临猗 | 灌南 | 招远 | 大丰 | 燕郊 | 马鞍山 | 大庆 | 迁安市 | 青州 | 巴中 | 本溪 | 唐山 | 乐山 | 九江 | 衡水 | 阿坝 | 义乌 | 汕尾 | 威海 | 如皋 | 鹤岗 | 姜堰 | 辽源 | 灵宝 | 岳阳 | 日喀则 | 博尔塔拉 | 琼中 | 儋州 | 内江 | 汕头 | 玉溪 | 三河 | 伊犁 | 东海 | 邹城 | 西藏拉萨 | 晋中 | 咸宁 | 迪庆 | 曹县 | 博尔塔拉 | 石河子 | 五家渠 | 澄迈 | 河源 | 云浮 | 佳木斯 | 淮北 | 眉山 | 北海 | 扬州 | 姜堰 | 塔城 | 平凉 | 邯郸 | 襄阳 | 丽水 | 龙岩 | 巴音郭楞 | 简阳 | 金华 | 阿勒泰 | 株洲 | 凉山 | 庄河 | 大兴安岭 | 广州 | 盘锦 | 临沂 | 泗阳 | 白山 | 玉环 | 邳州 | 鸡西 | 大庆 | 延安 | 黄山 | 商丘 | 大同 | 宜都 | 德州 | 衡阳 | 宜都 | 滕州 | 中卫 | 延边 | 辽阳 | 济南 | 温州 | 怀化 | 河池 | 漯河 | 湖北武汉 | 如东 | 常德 | 临沧 | 安庆 | 潜江 | 克拉玛依 | 杞县 | 克拉玛依 | 四平 | 克拉玛依 | 灵宝 | 常德 | 南京 | 贺州 | 深圳 | 长垣 | 武威 | 六安 | 汉川 | 石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