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nnpxl"><listing id="nnpxl"></listing>

<noframes id="nnpxl"><address id="nnpxl"></address><address id="nnpxl"></address>
<noframes id="nnpxl">
    <noframes id="nnpxl">
    <form id="nnpxl"></form>

        <sub id="nnpxl"></sub>

          名著 主頁 > 文史 > 名著 > 正文

          《小翠》:聊齋志異小說小翠古文翻譯

          發布時間:2017-07-27 編輯:管理員 瀏覽:
          導語:《小翠》:聊齋志異小說小翠古文翻譯 小翠是聊齋志異作者蒲松齡筆下人物,王太常的獨生子癡兒王元豐,經常被人戲弄。太常年輕時救過靈狐,為報恩,靈狐便將自已的女兒小翠帶去王家,……
          聊齋志異小說小翠

          《小翠》:聊齋志異小說小翠古文翻譯 
           
          小翠是聊齋志異作者蒲松齡筆下人物,王太常的獨生子癡兒王元豐,經常被人戲弄。太常年輕時救過靈狐,為報恩,靈狐便將自已的女兒小翠帶去王家,嫁給元豐。
            
          王太常,是江浙一帶地方的人。他童年時,有一次白天臥床休息,忽然天色變得黑暗,雷電交加,一只比貓大一點的動物跳上床,躲在他身邊.輾轉不肯離開。一會雨過天晴,那動物便走了。這時他才發現不是貓,怕得不得了,隔著房間喊他哥哥。兄長聽他講明原委,高興地說:“兄弟將來一定會做大官,這是狐貍來躲避雷劫的。”后來,他果然少年就中了進士,從知縣一直做到監察御史。
            
          王太常有個兒子名叫元豐,是個傻子,十六歲了,還分不清雌雄。就因為傻,鄉里人誰也不肯把女兒嫁給他。王太常很是發愁。
            
          有一天,有個老婦人領著一個姑娘找上門來,說是愿把姑娘嫁給王家做媳婦。那姑娘滿臉帶笑,漂亮得像天上的仙女。王太常全家很高興,問那老婦人姓名,她自稱姓虞,女兒名叫小翠,已經十六歲了。商量聘金時,老婦人說:“這孩子跟著我,吃糠還不得一飽。一旦住在這高房大屋里,有丫頭仆婦供她使喚,有山珍海味給她吃,只要她舒心如意,我就心安了。這又不是賣青菜,還要討價嗎?”王夫人大喜,熱情地招待了她們。老婦人叫女兒拜見了王太常夫婦,吩咐道:“這就是你的公公婆婆,你得好生侍奉他們。我很忙,先回去三兩天,以后還要來的。”王太常叫仆人備馬相送。那老婦人說她家離這兒不遠,不必麻煩了,說完出門徑自走了。小翠倒也沒顯出悲傷和依戀不舍的樣子,就在帶來的小箱子里翻尋花樣,準備做活。王夫人見她很大方,心里很是喜歡。過了幾天,老婦人未如約而來。王夫人問小翠家住哪里,她只是露出一副癡憨的樣子,竟不知家住在哪里,怎么個走法。王夫人便收拾了另外一個院子,讓小夫婦完婚。親戚們聽說王太常找了個窮人家的女兒做媳婦,不免暗地嘲笑一番。可后來見小翠伶俐漂亮,都大吃一驚,從此就再也不議論什么了。
            
          《小翠》:聊齋志異小說小翠古文翻譯
           
          小翠很聰明,會看公婆的臉色行事,老夫婦也特別疼愛她,唯恐她嫌元豐傻。小翠卻有說有笑,好像滿不在乎的樣子。只是小翠太愛玩耍,常用布縫成個球,踢著玩,穿上小皮鞋,一踢就是好幾十步遠,騙元豐跑去拾取。元豐和丫鬟們跑來跑去,往往累得滿身大汗。一天,王太常偶然經過,球從半空中飛來,拍的一聲,正好打在臉上。小翠和丫鬟們連忙溜走,元豐還傻乎乎地跑過去拾。太常大怒,揀起塊石子投過去,正打中兒子。元豐趴在地上又哭又鬧。王太常回到房里,將事情的經過向夫人說了一遍,夫人過來斥責了小翠一頓。小翠一點不在意,低頭微笑著,用手指在床沿上劃來劃去。夫人走后,她又照樣胡鬧,把胭脂粉抹在元豐的臉上,涂得五顏六色,像個花面鬼。夫人一見,氣極了,叫小翠來怒罵一頓。小翠靠著桌子玩弄衣帶,不害怕,也不吭聲。夫人無可奈何,只得拿兒子出氣,把元豐打得大哭大叫,小翠這才變了臉色,跪在地上求饒。夫人消了氣,丟下棍子走了出去。
            
          小翠把公子扶到臥室里,替他撣掉衣裳上的塵土,用手絹給他擦臉上的淚痕,又拿紅棗、粟子給他吃。元豐止住啼哭,又高興起來。小翠關上房門,把元豐扮做楚霸王,自己穿上艷麗的衣服,腰束得很細,扮成虞姬,姿態輕盈地跳起舞來。有時又把公子裝扮成沙漠國王,自己頭上插上野雞翎子,手抱琵琶,丁丁錚錚地彈個不停,滿屋子里充滿了笑聲。一天到晚,總是這樣。王太常因為兒子傻,也就不忍心過分責備、埋怨小翠,即使偶而聽到,也只好裝聾作啞。
            
          與王家同一巷子里,還住著一位王給諫,中間相隔只十幾家,但王太常和王給諫向來不和。那時正逢三年一次的官吏考核,王給諫嫉妒王太常做了河南道臺,想找機會暗算一下。王太常知道了,心里很著急,可是想不出對付的辦法來。
            
          一天晚上,王太常睡得很早。小翠穿上太官上朝的服裝,裝扮成吏部尚書的模樣,剪了一些白絲絨做成大胡子戴上,又叫兩個丫鬟穿上青衣裝成官差,偷偷地從馬棚里牽出馬來,說是“去拜見王先生”。到了王給諫的大門口,便用馬鞭打自己的從人,說:“我是要看王侍御的,誰要看什么王給諫啊!”撥轉馬頭就走。到了自家門口,門房以為真的是吏部尚書來了,趕緊跑到上房向王太常稟報。王太常連忙起身出外迎接,才知道是兒媳婦開了個大玩笑。王太常氣得臉色發白,一甩袖子回到房里,對夫人說:“人家正找咱的岔,想整治咱家,這可倒好,媳婦反而鬧出這種丑事,咱家災難臨頭了!”夫人也氣得不得了,跑到小翠房里,又是訓斥,又是責罵。小翠只是嘿嘿地傻笑,并不分辯。打她吧,不忍下手;休掉她吧,又無家可歸。夫婦二人百般悔恨,一宿都沒有睡好。
            
          這時吏部尚書某公正聲勢顯赫,他的穿著打扮和那天小翠裝扮的一模一樣。因此王給諫也以為真是吏部尚書,屢次派人到王太常門口打聽消息。等了半夜,還沒見吏部尚書出來,他懷疑吏部尚書和王太常正在商議什么機密大事。第二天早朝,王給諫見了王太常,便問道:“昨晚尚書到府上拜訪了吧?”王太常以為他有意譏諷,滿面羞慚,只是低聲含糊地應了兩個“是”字。王給諫越發懷疑了,從此不敢再暗算王太常,反而極力和他交好。王太常探得內情,暗暗高興,但私下仍叮囑夫人勸小翠以后不要再胡鬧了。小翠也笑著答應下來。
            
          過了一年,朝中首相被免職。恰好有人寫了一封私信給王太常,誤送到王給諫家里。王給諫大喜,便先托一位和王太常有交情的人,以此為要挾,向他借一萬兩銀子。王太常拒絕了。王給諫又親自上門來談。王太常忙尋找官服,哪知怎么也找不到了。王給諫等了好一會,以為王太常擺架子,有意怠慢,氣忿地正要離開,忽見元豐身穿皇帝的龍袍冠冕,有個女子從門內把他推了出來。王給諫一見嚇了一跳,假意含笑,撫慰公子,把衣冠脫下來,交給從人帶走了。等到王太常趕出來,客人已經走了。
           
          王太常得知緣故,立時嚇懵了,臉色如土,大哭道:“真是禍水啊!闖下這滔天大禍,眼看咱全家就要被抄殺滿門了!”說著和夫人拿著棍杖去打小翠。小翠早已知道了,關緊房門,聽憑他們叫罵,全不理睬。王太常見此情景,更是火上澆油,拿起斧子要劈門。這時,小翠在門里笑著勸公公說:“爹爹不要生氣,有我在,各種刑罰自然由我承擔,定不要您二老受牽連。爹爹要劈死我,這是想殺人滅口嗎?”王太常一聽有道理,這才把斧子扔下。
            
          王給諫回去,果然上奏皇帝,揭發王太常謀反,有龍袍、皇冠為證。皇帝驚訝地打開驗看,原來所謂皇冠是高梁秸子編的,龍袍乃是個破舊的黃布包袱皮。皇帝生氣了,責怪王給諫誣陷好人。皇帝又把元豐叫來,一看,原來是個白癡。皇上笑了:“這樣的傻瓜能當皇帝嗎?”就交給法司看管。王給諫又指控王太常家中有妖人。司法官吏把王家的丫鬟仆人拘去審訊,大家都說:“哪有妖人?只有個瘋瘋顛顛的媳婦和一個癡呆呆的兒子,整天鬧著玩兒罷了。”四鄰八舍也是這樣講。這件案子才審定了,判王給諫誣告,充軍云南。從這以后,王太常覺得小翠很不平常,又因為她母親一去不回,就揣度媳婦莫非是個仙女吧!就讓王夫人去詢問。小翠只是笑,一句話也投有。夫人再三追問,小翠捂著嘴,笑道:“我是玉皇大帝的親生女兒,娘還不知道嗎?”
            
          過了不久,王太常又升了官。這時他已經五十多歲了,經常為沒有孫子而發愁。
            
          小翠過門已經三年了,每夜都和公子分床睡眠。夫人就派人把公子的床搬走,囑咐他和小翠睡一張床。過了幾天,公子就找夫人告狀了:“那張床搬走了,怎么老不歸還?小翠每夜都把腳擱在我肚皮上,壓得我都喘不過氣來!又好掐人家的大腿……”丫鬟仆婦們聽了都捂著嘴吃吃地笑,夫人連喝帶打地把他趕走了。
            
          《小翠》:聊齋志異小說小翠古文翻譯
           
          一天,小翠在房里洗澡,元豐見了,要和她同浴。小翠笑著攔阻他,叫他等一下。小翠洗完澡出來,把熱水倒在大甕里,然后給公子脫去衣裳,和丫鬟扶著他下了甕。公子覺得非常悶熱,大叫著要出來,小翠不聽,又用被子給他蒙上。過了一會兒,沒有聲響了,打開一看已經死去。小翠很坦然地笑著,一點也不驚慌,慢慢地把公子抬出來放在床上,給他擦干身子,隨后蓋上兩床被子。夫人聽到兒子洗澡給悶死了,嗷嗷哭著跑了來,罵著說:“瘋丫頭,怎么把我兒子給弄死了!”小翠微微一笑,說:“這樣的傻兒子,還不如沒有哩!”夫人一聽這活,更是氣得發瘋,用頭去撞小翠。丫鬟們連忙把夫人拉開。正鬧得不可開交,一個丫鬟跑來報告:“公子哎喲著起來啦!”夫人收住眼淚,過去撫摸元豐,見他咻啉地喘著氣,渾身冒大汗,把棉被也濕透了。過了一頓飯的功夫,汗也完了,元豐睜開了兩眼,四下張望。看家里的人,好像一點不認識,開口說:“回想過去的事,真像做夢一樣,這是怎么回事呀?”夫人聽了這話,好像不是出自傻子之口,覺得很奇怪,領著他見王太常。太常多方試探,果然不傻了。一家都高興得不得了,真是如獲至寶。老兩口又暗暗地叫仆人把原先抬走的床再抬回去,放在原處,鋪好被褥。第二天再去看,被褥一動沒動。從那以后,元豐的癡病再也沒有復發,夫妻二人非常和諧,出出進進,形影不離。又過了一年多,王太常被王給諫一黨的人彈劾,罷了官,還要受處分。王太常家中有個廣西巡撫贈送的玉瓶,價值幾千兩銀子,準備拿出來賄賂大官。小翠很愛這花瓶,常拿在手里玩。一次一不留神掉在地上,摔個粉碎。她十分羞愧,忙去告訴公婆。老兩口正為丟官而煩惱,一聽玉瓶摔碎了,氣上心頭,齊聲責罵小翠。小翠氣忿地走出房門,對元豐說:“我在你家幾年,替你家保全的不止一只花瓶,怎么就這么不給我一點面子?老實對你說,我不是凡間女子,只因我母親遭受雷劫時,受了你父親的庇護,又因為咱們倆有五年的緣份,這才讓我來到你家,一則是報恩,二則是了卻這一點心愿。我在你家不知挨了多少罵,真是數也數不清了。我之所以沒走,是咱倆五年緣分未滿。如今我還能呆下去嗎?”說罷,小翠氣沖沖地走了出去。元豐追到門外,已經不知去向了。
           
          王太常覺得自己做得過分,但后悔已來不及了。元豐走進房里,見到小翠用過的脂粉和留下的首飾,睹物思人,不禁號啕大哭起來。白天不吃飯,晚上不睡覺,一天天瘦下去。王太常很著急,想趕快為他續娶,以便解除他的悲痛,可是元豐仍不快樂,只是找來一位名畫師,畫了一張小翠的像,每天供奉禱告不已。
            
          這樣差不多過了兩年。一天,元豐偶然因事從外地歸來。那時天色已晚,明月當空。村外原有他家一座花園。他騎馬從墻外經過,聽到墻里有笑聲,便停下來,叫馬夫拉住馬,自己站在鞍子上,隔著墻朝里望去,看見有兩個姑娘在園中戲耍,因為月亮被云彩遮著,朦朧不明,看不甚清楚。只聽得一個穿綠衣裙的姑娘說:“死丫頭,該把你趕出去!”穿紅衣裙的姑娘說:“這是俺家的花園,你反倒趕我,到底該趕誰呀!”綠衣姑娘說:“真不害羞,不會做媳婦,被人家休了出來,還敢冒認是你家的花園哩。”紅衣姑娘說:“總比你這沒有主的老姑娘強得多!”元豐聽話音很像小翠,便連忙喊她。綠衣姑娘一邊走一邊說:“我暫時不跟你爭論,你的漢子來了!”紅衣姑娘走過來,果然是小翠。元豐高興極了。小翠叫他攀上墻頭,接他過去,說:“兩年不見,你竟瘦得只剩一把骨頭架子了。”元豐握著她的手,淚流滿面,把思念之情詳細給她講了。小翠說:“我都知道,只是沒臉再進你家大門。今天跟大姐在這里游玩,沒想碰到了你,可見姻緣是逃不掉的。”元豐請她一同回去,小翠不肯;請她留在園中,她答應了。
            
          元豐打發仆人回家回稟夫人。夫人一聽,又是驚,又是喜,便坐著轎子趕來。走進花園,小翠迎接跪拜。夫人拉著小翠的胳膊,老淚縱橫,真誠地檢討以前的過錯,簡直不能諒解自己。又說:“如果你心里不懷恨我,就請你一同回去,讓我的晚年得到安慰。”小翠堅決推辭,不肯答應。夫人因為這花園太荒涼,打算多派些丫鬟仆人來侍奉。小翠說:“別的人,我都不愿見,只要原先的那兩個丫頭。相處的日子長了,我很相信她倆,就讓她倆來吧。照應大門,派個老仆人就行。別的人一概用不著。”夫人就按小翠說的做了,對外人就說是元豐在花園里養病。每天送給他們食物和日常用品。
            
          小翠常勸元豐另外娶親,元豐不依。過了一年多,小翠的面孔和聲音漸漸和從前不一樣了。把畫像取出來一對,簡直判若兩人。元豐非常奇怪。小翠說:“你看我比以前美嗎?”元豐說:“今天你美倒是美了,但是跟從前不一樣了。”小翠說;“你這意思是說我老了?”元豐說:“你才二十幾歲,怎么會老呢?”小翠笑了笑,把畫像燒了,元豐要去拿,已經變成了灰燼。
            
          一天,小翠對元豐說:“公公說我到死也不會生孩子。現在雙親都年老了,你又孤零零一個弟兄也沒有,我不會生育,怕要貽誤你們的宗嗣。你還是另娶一房妻子,早晚可以侍奉公婆,你兩面跑跑沒有什么不方便的。”元豐答應了,就向鐘太史家求親。迎親的日子快到了,小翠給新婦做了新的衣服和鞋襪,然后送到鐘家去。新娘進門,她的容貌、言談和舉止,竟然跟小翠沒有絲毫差異。元豐十分驚奇,到花園去找小翠。小翠已不知去向,問丫鬟,丫鬟拿出一塊紅巾,說:“娘子回娘家去了,留下這個叫我交給公子。”元豐展開紅巾,上面系著一塊玉玦,這是表示她永遠與元豐分別了。元豐知道她不會再回來了,便帶著丫鬟回去。元豐雖然時刻想念著小翠,幸而見到新娘猶如見到了小翠一樣。
            
          元豐這才明白:和鐘家女兒成親的事,小翠早已料到了,因此她先化成鐘家姑娘的模樣,這樣就可以安慰元豐后來對她的思念啊!
            
          異史氏說:“一個狐貍,受到那么一點點并沒有過多用心的恩德,還想著要報答呢。而像受到人家再造之恩的王太常,對恩人打碎了他的一個破瓶子,卻痛哭流涕,多么鄙陋呀!月亮殘缺了會有圓的那一天,大大方方地離開,從中可知神仙的感情,更比時代流俗深厚啊!”

          精變(1983年雷鳴執導電影)
           
          一個天震地吼的風雨之夜,“天眼”大發淫威,欲清剿天下精怪。一個奔波在野林荒墳間的婦人,被逼得現了狐貍的原形,鉆進在破廟中躲風雨的窮書生王生的袍子下面,躲過了滅頂之災。數十年后,王生官拜侍御,生一子,名元豐(徐少華飾),從小癡傻,已成人,無一家愿與為婚,王生夫婦愁苦不已。忽一日,王生遇一村婦,愿將女兒小翠(魏慧麗飾)許給元豐為妻。王生夫婦大喜,盛儀迎娶小翠。小翠美如天仙,平息了一場門戶差異的紛紛非議。然小翠不守閨訓,專愛踢球、扮戲、使槍弄棍,使人十分煩惱。但小翠待元豐親如兄弟,也就由她去了。王侍御同僚王給諫妒忌他的職權,想乘皇帝計吏之時取而代之。小翠得知后,不顧公婆誤會、詬罵、追殺,裝丞相、扮皇帝后與敵周旋,終挫敗王生的政敵。小翠又用熱湯蒸
           
          悶術醫好了元豐的癡病,并專心致志教元豐攻讀詩書。王家難處被小翠解決了,按母親囑咐將要重返仙界時,翠母來接她,小翠明知公婆難容,為能與元豐偕老,毅然舍去仙境,永駐人間。侍御府風波突起,半夜鬼哭狼嚎,王生夫婦以為小翠作怪,小翠與鬼怪搏斗,降服了鬼怪,才知是王給諫派來復仇的。王侍御不念小翠除鬼而臥病,失手打破了一只御賜玉瓶而交口詬罵,小翠含恨離去。元豐飄泊于荒林野墳間尋找小翠,遇仙裝小翠。小翠催他回府成親,三日后娶的還是小翠。喜堂上,元豐果見新娘就是小翠,欣喜之際,小翠業已完成報答救母之恩的使命,飄然飛升,永離濁世。
           

          上一篇:《東周列國志》簡介、作者、創作背景

          下一篇:專家解讀:《水滸傳》內容屬于什么類型的書

          相關推薦
          尊彩彩票尊彩彩票平台尊彩彩票主页尊彩彩票网站尊彩彩票官网尊彩彩票娱乐尊彩彩票开户尊彩彩票注册尊彩彩票是真的吗尊彩彩票登入尊彩彩票快三尊彩彩票时时彩尊彩彩票手机app下载尊彩彩票开奖 山东青岛 | 瓦房店 | 清远 | 海拉尔 | 库尔勒 | 佛山 | 固原 | 新乡 | 东营 | 固原 | 定西 | 黔西南 | 邳州 | 单县 | 湛江 | 潍坊 | 抚州 | 莆田 | 余姚 | 石狮 | 黔南 | 龙口 | 瓦房店 | 金昌 | 诸城 | 青海西宁 | 燕郊 | 鄂尔多斯 | 曹县 | 温岭 | 永康 | 安庆 | 珠海 | 十堰 | 巴彦淖尔市 | 韶关 | 清徐 | 仙桃 | 如皋 | 黔东南 | 滨州 | 台湾台湾 | 万宁 | 博尔塔拉 | 温岭 | 迪庆 | 酒泉 | 嘉峪关 | 桂林 | 和县 | 汝州 | 安阳 | 荆门 | 三门峡 | 和县 | 延边 | 大连 | 沧州 | 岳阳 | 金昌 | 红河 | 十堰 | 葫芦岛 | 鹰潭 | 黑河 | 博罗 | 黑河 | 赵县 | 东海 | 娄底 | 台南 | 迁安市 | 海丰 | 威海 | 台山 | 德阳 | 宿迁 | 白银 | 莆田 | 济源 | 驻马店 | 桐乡 | 济南 | 贺州 | 任丘 | 广西南宁 | 惠东 | 贺州 | 铜仁 | 青海西宁 | 宜昌 | 松原 | 枣庄 | 克拉玛依 | 湛江 | 台南 | 张家界 | 九江 | 保山 | 荆州 | 汝州 | 泰安 | 金坛 | 嘉善 | 云浮 | 珠海 | 台湾台湾 | 禹州 | 克拉玛依 | 安吉 | 改则 | 燕郊 | 河源 | 东莞 | 平潭 | 牡丹江 | 杞县 | 公主岭 | 赵县 | 绍兴 | 宜宾 | 乳山 | 阿勒泰 | 长垣 | 淄博 | 汕头 | 阿坝 | 淮南 | 巴彦淖尔市 | 宣城 | 项城 | 大庆 | 甘南 | 攀枝花 | 库尔勒 | 来宾 | 湖北武汉 | 周口 | 信阳 | 乌兰察布 | 保山 | 凉山 | 枣阳 | 仁怀 | 揭阳 | 汉中 | 湖州 | 泗阳 | 大丰 | 保亭 | 海拉尔 | 茂名 | 泰州 | 延边 | 甘孜 | 漳州 | 西双版纳 | 海东 | 赵县 | 扬中 | 包头 | 南平 | 东台 | 七台河 | 桐乡 | 桓台 | 防城港 | 梧州 | 诸暨 | 抚州 | 巢湖 | 遂宁 | 大庆 | 天水 | 葫芦岛 | 台山 | 燕郊 | 海北 | 新余 | 天水 | 阳春 | 晋江 | 五家渠 | 吴忠 | 三沙 | 娄底 | 燕郊 | 荣成 | 吉林 | 顺德 | 新疆乌鲁木齐 | 孝感 | 阿勒泰 | 娄底 | 南京 | 包头 | 内江 | 永康 | 朝阳 | 燕郊 | 香港香港 | 鄢陵 | 贺州 | 乐清 | 滁州 | 永康 | 大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