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nnpxl"><listing id="nnpxl"></listing>

<noframes id="nnpxl"><address id="nnpxl"></address><address id="nnpxl"></address>
<noframes id="nnpxl">
    <noframes id="nnpxl">
    <form id="nnpxl"></form>

        <sub id="nnpxl"></sub>

          野史 主頁 > 野史 > 正文

          宋朝流行佩香:宋徽宗賜名 太監引領古代時尚潮流

          發布時間:2017-07-27 編輯:管理員 瀏覽:
          導語:宋朝流行佩香:宋徽宗賜名 太監引領古代時尚潮流 供佩用的香塊。用金玉鑲孔制成。 宋 蔡絳 《鐵圍山叢談》卷五:﹝龍涎香﹞其模制甚大而質古金玉穴,而以青絲貫之,佩於頸,時於衣領閑……
          宋朝流行佩香:宋徽宗賜名 太監引領古代時尚潮流

          宋朝流行佩香:宋徽宗賜名 太監引領古代時尚潮流
           
          供佩用的香塊。用金玉鑲孔制成。 宋 蔡絳 《鐵圍山叢談》卷五:“﹝龍涎香﹞其模制甚大而質古……金玉穴,而以青絲貫之,佩於頸,時於衣領閑摩挲以相示,坐此遂作佩香焉。”宋 宣和 年間宮中對香的一種稱謂。 宋 趙令畤 《侯鯖錄》卷六:“ 宣和 五六年間……漆冠子,作二桃樣,謂之‘竝桃’。天下效之。香謂之‘佩香’。”
            
          本文摘自:《長江日報》2013 年4 月23 日第19版,作者:孟暉,原題為:《宋朝流行佩香》。古籍點校是非常煩難的工作,多種因素都能造成失誤。障礙之一是,古人筆下的很多細節屬于既往生活中曾經存在的現象,早已隨著風俗的變遷而消失,在今天的人眼里,這些細節僅僅是些空洞的字眼,于是難免在理解上發生誤差。
            
          陸游《老學庵筆記》中有一段涉及北宋末年“時尚”現象的記述,近年整理出版時,就曾被錯點成:“政和、宣和間,織文及纈帛,有遍地桃冠,有并桃香,有佩香曲,有賽兒……”實際上,宋時文獻中并沒有“并桃香”這樣一種香品名稱,相反,倒是有一類頗流行的合香制品稱為“佩香”。
            
          宋朝流行佩香:宋徽宗賜名 太監引領古代時尚潮流
           
          生活于兩宋之交的蔡絳于《鐵圍山叢談》中即談到,政和四年,“時于奉宸中得龍涎香二,琉璃缶、玻璃母二大篚……香則多分賜大臣、近侍……每以一豆大爇之,輒作異花氣,芬郁滿座,終日略不歇。于是太上大奇之,命籍被賜者,隨數多寡,復收取以歸中禁,因號曰‘古龍涎’,為貴也。諸大珰爭取一餅,可直百緡,金玉穴而以青絲貫之,佩于頸,時于衣領間摩挱以相示。坐此遂作‘佩香’焉。今佩香,蓋因古龍涎始也”。
            
          按其說法,在宋徽宗時,由大太監們興起了佩帶異國名香的時尚,具體方法是把小塊的珍貴香料截成小餅狀,在當中穿孔——孔洞的邊緣還鑲上金或玉框——孔內串上藍絲繩,掛在脖子上。他們還喜歡把所配的小香餅從衣領當中掏出來,用手摩挲著,彼此互相炫耀。這種帶有穿孔、以絳子吊掛在身上的香料制品就叫“佩香”。 在太監們引領下,帶佩香成為社會上普遍流行的做法。
            
          宋朝流行佩香:宋徽宗賜名 太監引領古代時尚潮流
           
          《鐵圍山叢談》中說,“今佩香,蓋因古龍涎始也”,而在《陳氏香譜》中,恰恰有一條“古龍涎香”的制造方子,是將沉香、檀香、丁香等多種香料研成細末,調入蘇合油、皂子白之后“濃煎成膏”,“造作花子、佩香及香環之類”。這一合香方與《鐵圍山叢談》的記載互相印證,為宋代一種時尚風氣的產生提供了解釋:宋徽宗的時候,在內庫中發現了前朝留下的珍貴異國香料。這種香料一旦焚炷起來,香氣異常迷人,被宋徽宗命名為“古龍涎”。太監們流行把這種“古龍涎”佩在胸前,結果帶動了民間帶佩香的風氣。同時,社會上還興起了對所謂“古龍涎”的仿制,因而,民間大量使用的“古龍涎”,其實是宋人自己利用各種貴重香料調配而成的一種合香制品。
            
          由此可見,“佩香”是宋時日常生活中使用的一個詞匯,專指帶穿孔、吊掛在身上的人工合成小香餅。據《鐵圍山叢談》的介紹,如此的香品出現于北宋政和年間。《老學庵筆記》涉及“佩香”的論述恰恰是指斥“政和、宣和”間的“服妖”現象,所以原文當為“香有佩香”——這個時期的香品中出現了佩香。并且,該書卷一提到:“徽宗南幸還京,服栗玉并桃冠……”可知北宋末年有一種頭冠名為“并桃”。因此,《老學庵筆記》之文義應理解為:“織文及纈帛有遍地桃,冠有并桃,香有佩香,曲有賽兒。”
            
          佩香雖屬微末細節,但卻也證明,如果留心古人留下的豐富文獻資料,一些看似空洞的名物詞稱并非不可以形成有效的解讀。責任編輯:郭娓娓
           

          上一篇:【民國第一案】關于土匪綁架外國政的前前后后的故事

          下一篇:孫中山炮擊廣州 “孫大炮”名不虛傳

          相關推薦
          尊彩彩票尊彩彩票平台尊彩彩票主页尊彩彩票网站尊彩彩票官网尊彩彩票娱乐尊彩彩票开户尊彩彩票注册尊彩彩票是真的吗尊彩彩票登入尊彩彩票快三尊彩彩票时时彩尊彩彩票手机app下载尊彩彩票开奖 启东 | 铜川 | 余姚 | 平凉 | 梅州 | 靖江 | 承德 | 单县 | 兴安盟 | 明港 | 泸州 | 四平 | 楚雄 | 晋城 | 怒江 | 三亚 | 衢州 | 宣城 | 铜川 | 海东 | 改则 | 汕头 | 信阳 | 日土 | 攀枝花 | 贺州 | 厦门 | 南安 | 如东 | 徐州 | 定西 | 菏泽 | 河南郑州 | 六安 | 库尔勒 | 景德镇 | 建湖 | 琼中 | 郴州 | 伊春 | 东阳 | 湘潭 | 沧州 | 驻马店 | 宿迁 | 澳门澳门 | 玉林 | 无锡 | 琼中 | 锦州 | 包头 | 葫芦岛 | 乌兰察布 | 杞县 | 海拉尔 | 德阳 | 安徽合肥 | 十堰 | 孝感 | 鹰潭 | 遵义 | 海北 | 淮北 | 南京 | 定州 | 济宁 | 淮北 | 六安 | 兴化 | 焦作 | 抚州 | 吴忠 | 云浮 | 白山 | 黄山 | 随州 | 巴彦淖尔市 | 永新 | 泰安 | 镇江 | 海拉尔 | 吉林 | 亳州 | 临沂 | 庆阳 | 林芝 | 淮安 | 黔南 | 喀什 | 连云港 | 漳州 | 新余 | 韶关 | 泉州 | 潮州 | 晋城 | 屯昌 | 景德镇 | 沭阳 | 雄安新区 | 临夏 | 四平 | 咸宁 | 白沙 | 厦门 | 灌南 | 张家界 | 喀什 | 海宁 | 贺州 | 鹰潭 | 三明 | 晋城 | 任丘 | 辽宁沈阳 | 三沙 | 白城 | 安徽合肥 | 日喀则 | 阳泉 | 黄冈 | 兴安盟 | 锦州 | 潮州 | 铁岭 | 东方 | 高密 | 和田 | 潜江 | 白银 | 沧州 | 商丘 | 巴彦淖尔市 | 滨州 | 徐州 | 诸城 | 宜昌 | 宜宾 | 淄博 | 佳木斯 | 海东 | 仁怀 | 仁怀 | 淮安 | 项城 | 甘肃兰州 | 宁国 | 单县 | 昆山 | 镇江 | 庆阳 | 甘肃兰州 | 衡阳 | 天水 | 玉环 | 扬州 | 昭通 | 铜陵 | 枣庄 | 张家口 | 自贡 | 武夷山 | 燕郊 | 湛江 | 铁岭 | 济南 | 宿迁 | 江门 | 厦门 | 单县 | 甘肃兰州 | 山西太原 | 巴彦淖尔市 | 博尔塔拉 | 单县 | 神农架 | 呼伦贝尔 | 大庆 | 海南 | 莱州 | 昌吉 | 海丰 | 吴忠 | 灌南 | 内江 | 琼中 | 海西 | 伊犁 | 高雄 | 镇江 | 威海 | 湖州 | 石河子 | 通化 | 海北 | 保定 | 陵水 | 六安 | 泗洪 | 扬中 | 钦州 | 保定 | 陇南 | 咸阳 | 肇庆 | 开封 | 江苏苏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