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nnpxl"><listing id="nnpxl"></listing>

<noframes id="nnpxl"><address id="nnpxl"></address><address id="nnpxl"></address>
<noframes id="nnpxl">
    <noframes id="nnpxl">
    <form id="nnpxl"></form>

        <sub id="nnpxl"></sub>

          野史 主頁 > 野史 > 正文

          國民黨“剿匪”失利原因:《陳誠日記》揭秘國民黨失敗的真相!

          發布時間:2017-09-05 編輯:管理員 瀏覽:
          導語:國民黨剿匪失利原因:《陳誠日記》揭秘國民黨失敗的真相!作者:陳紅民 徐亮 1931年9月1日,國民黨軍對中共的中央蘇區第三次圍剿尚在進行中,一位高級軍官就在其日記中歷數此次軍事行動……
          國民黨“剿匪”失利原因:《陳誠日記》揭秘國民黨失敗的真相!
              國民黨“剿匪”失利原因:《陳誠日記》揭秘國民黨失敗的真相!作者:陳紅民 徐亮
              1931年9月1日,國民黨軍對中共的中央蘇區第三次“圍剿”尚在進行中,一位高級軍官就在其日記中歷數此次軍事行動的弊端:
          國民黨“剿匪”失利原因:《陳誠日記》揭秘國民黨失敗的真相!
          國民黨“剿匪”失利原因:《陳誠日記》揭秘國民黨失敗的真相!
          國民黨“剿匪”失利原因:《陳誠日記》揭秘國民黨失敗的真相!
          以上所列舉的弊端共16條(包括黨務4條,政治4條,軍事8條),雖戰事仍在進行中,這也不是一個正式的總結,日記內容卻似乎為第三次“圍剿”的結局提供了注腳。日記的作者是陳誠,時任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軍軍長,奉命率部參加第三次對中央蘇區的“圍剿”,擔任左翼軍第2路進擊軍指揮官,參與了戰爭的全過程。
              陳誠,國民黨與民國史上的重要人物。1924年6月黃埔軍校建立時,陳誠擔任軍校的教育副官,與蔣介石有了正式聯系。在此后長達41年的軍旅與政治生涯中,陳誠對蔣竭盡心力,也獲得蔣的信任與不次拔擢,成為蔣的嫡系王牌。陳的軍事班底以第十一師、第十八軍為主體,因十一與十八豎寫與“土木”二字相似,故在國民黨內被稱為“土木系”。
              1931年6月,蔣介石對中共領導的中央蘇區發動的兩次“圍剿”失敗后,決定策動規模更大的第三次“圍剿”。與前兩次不同的是,此役蔣更加重視,親任“圍剿軍”總司令,坐陣南昌指揮,調集30萬大軍參與軍事行動,且動用了大量的嫡系部隊,由何應欽任前敵總司令。蔣制定了“長驅直入”的方針,志在必得,企圖一舉徹底消滅紅軍主力,占領蘇區。作為蔣介石手中的一支王牌,34歲的陳誠奉命率第十八軍進入江西,首次參加了對中共的作戰。陳誠有寫日記的習慣,保存下來的日記由其親屬交給臺北中研院近史所檔案館保存。臺北“國史館”于2015年7月出版《陳誠先生日記》,內容包括了陳所遺存21年的日記。
              《陳誠先生日記》始于1931年,對其參與“圍剿”中央蘇區的經過記述甚詳。學界對于國共第三次“圍剿”與“反圍剿”的研究成果豐碩。陳誠作為參戰的國民黨高級將領,其經歷、見聞與反省,角度獨特,為研究提供了重要而又與眾不同的史料。本文擬通過陳誠日記的內容,探討國民黨此次聲勢浩大的軍事行動何以遭到挫敗。當事者即時觀察與片段的思考,或比不上后人絞盡腦汁的分析有條理,但卻可能更有說服力。

          國民黨軍的痼疾

              陳誠對自己的十八軍相當自信,日記中不時流露出莫名的優越感。然而,就是這支讓陳誠得意的部隊,在作戰過程中還是暴露出不少問題,讓他憂慮。在十八軍未進入江西前,陳誠就接到駐地當局對其下屬“勒借軍餉、干涉行政、朋分罰款、強索招待、避駐‘匪區’、軍紀廢弛、販賣煙土”等惡行的舉報。隨著戰事的深入,艱苦的自然環境、被紅軍打擊等各種困難,十八軍的軍紀開始敗壞,擾民、克扣伕款、長官欺壓士兵、冒銷公款等事屢禁不止;更嚴重的是有官兵逃逸避戰、裝病落伍。陳誠為整肅軍紀、提振士氣,不斷地通過校閱部隊、訓話、撤換軍官等方式訓誡官兵。他還專門制定禁令、賞條各6條,通過嚴罰重賞來整頓軍紀,如“強取民物、擅殺民畜者,槍決。欺詐民眾、強賒民貨者,槍決。賭博游蕩、貽誤機要者,槍決”以及“工作重要、不避艱辛者,重賞。舉發本軍官兵擾民有據者,酌賞。拿捕本軍官兵違犯禁令者,酌賞”等。
              這些規定,確實獎懲分明,但究竟能否落實,陳誠也無把握:“各級均唯利以圖,絕非短時間所能轉此惡習也。”
              對十八軍尚且不滿意,陳誠日記中對國民黨軍其他部隊的弊端指責更多,歸納起來大致有以下幾類:
          國民黨“剿匪”失利原因:《陳誠日記》揭秘國民黨失敗的真相!
          國民黨“剿匪”失利原因:《陳誠日記》揭秘國民黨失敗的真相!
          國民黨“剿匪”失利原因:《陳誠日記》揭秘國民黨失敗的真相!
              在作戰中,陳誠常對“友軍”作戰不力,拖累自己深感失望。陳日記中數度提到陳銘樞及十九路軍,充滿輕蔑之意。當十八軍較多官兵貪生怕死、逃脫離隊之時(陳稱,武漢分校第七期畢業生逃脫者有20余人),陳誠又把矛頭直指中央軍校武漢分校教育長錢大鈞,稱“連日逃亡官長頗多,且均系學生,因平日養精處優,不能耐苦所致。錢大鈞實本師之罪人,本師一切惡因均由他所造成”。
              鑒于各部互不相助、各行其是的狀況,陳誠建議蔣介石務必要督促各部隊全力執行命令,互相協同。但情況并無改善,陳誠將其部戰績不佳歸咎于“友軍”的拖累:
              此次“剿匪”,原須根本殲滅之,但因友軍不力,每因援救友軍,至總帥計劃朝令夕改,無所適從,甚至因此而徒勞兵力,殊為可慮。
              陳誠對國軍的弊端深惡痛絕,他甚至部分地認可中共宣傳材料上對國民黨軍隊官長貪瀆、財政黑暗、主官驕縱游冶、嗜好多端等弊端的歸納與揭露。

          失策的“圍剿”戰術

              陳誠身經百戰,卻是首次參與“剿共”戰爭,工農紅軍避實就虛,“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跑”的游擊戰術,讓他吃盡苦頭。國民黨以30萬的精兵“圍剿”只有3萬多的紅軍,以絕對優勢兵力面對紅軍靈活多變的游擊戰,卻陷入束手無策的窘境,最后不得不以損兵折將收場。除了前面所說其軍紀敗壞,部隊間派系林立互不配合等痼疾外,具體戰術失策,也是重要的原因。據陳誠日記中所反映,國民黨軍在具體戰術上的失策大致表現在如下方面:
              首先是蔣介石指揮失當。蔣對第三次“圍剿”的決心很大,陳誠是對蔣十分忠誠的親信,“圍剿”期間多次建言獻策,但在私人日記中,陳誠對蔣的指揮與用人有不少的批評。在指揮方面,陳誠所不滿的是蔣朝令夕改,令下屬無所適從。7月下旬,陳率部到達古龍崗,正擬在銀坑一帶與紅軍主力決戰,蔣介石、何應欽命令其率部向吉安附近集中,待陳部奉命北上到達指定地點附近時,忽接蔣介石命令,要其率部折回。陳誠頓時覺得“進既不能,退又不可”,在日記中大發感慨:“總帥部命令朝三暮四,使人無所適從,故各部時有遲疑不前,實高級者養成之。而各部對于高級者不能信仰,亦高級者使然,此不能不注意也……指揮系統不清,各級負責不專,時有一國三公、無所適從之弊。”
              用人方面,陳所抱怨最多的是蔣不是知人善任,而是因人設事,以官位誘人。陳誠在日記中對蔣介石的批評,并不止于軍事,他甚至記道:“現在政治腐敗,蔣先生實應負責。”
              作戰方針失誤。蔣介石“剿共”心切,制定了“長驅直入”的方針,調集大軍,企圖于短期內一舉消滅紅軍主力,占領蘇區。但江西山區,道路崎嶇,交通不便,不適合大兵團作戰,加之不少國民黨軍隊系外省調贛,不熟悉當地風土人情,中共采取的是機動靈活的戰術,避實就虛,四處游擊,使得國民黨軍疲于奔命,多次撲空。
              陳誠一進戰區,就發現山路難行,部隊進軍困難。因而他質疑蔣的作戰方針,指出“大軍團集結使用,不適于南方之地形。近日來,行軍則擁擠不堪,無法前進;駐軍則村落稀少,給養困難;作戰則限于地形,無法展開”。向蔣建言要針對山地作戰特點,改大兵團作戰為精兵突擊,則“勝算較多”:“兵實貴精而不在多。古人論山地戰,如兩鼠斗于穴中,將勇者勝,誠不我欺也。”
              其次是后勤保障極為不力。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大兵團作戰的后勤保障本來就是基礎,國民黨軍在山區長途跋涉作戰,又缺乏民眾支持,充分的后勤就顯得尤為重要。實際上,由于缺乏基本的保障,陳誠所部有時連糧食、食鹽等生活必需品都缺乏,人困馬乏。陳的日記中對此抱怨甚多,如:
          國民黨“剿匪”失利原因:《陳誠日記》揭秘國民黨失敗的真相!
              由于后勤保障不力,部隊基本的食宿都有問題,士兵缺餉少糧,有病得不到及時救治,非戰斗性減員增加,有官兵更加厭戰,借機脫隊逃離。陳誠鑒于所部逃避官兵增多,在8月15日特別下令禁止,對于在逃官兵嚴加懲處:“凡截獲向后逃避官兵,不問隸何部隊,一律就地槍決。”要求各部門一體嚴拿在逃官兵,“務歸法辦”。同時要求各級官長要關心士兵疾苦,“亟應勤加查察,無使傷病官兵奄臥中途,無人過問”。

          陳誠何以嚴苛地批評國民黨

              僅就陳誠參與第三次“剿共”期間日記所反映出國民黨軍在戰略戰術、指揮系統、后勤保障諸方面存在的弊端與問題,其被紅軍挫敗并不奇怪。
              當然,第三次“剿共”匆匆收場,與國內情勢的風云突變有直接關系。1931年初,蔣介石因“約法之爭”扣押立法院院長胡漢民,國民黨內各種反蔣勢力重新集結,兩廣實力派陳濟棠、李宗仁等聯合汪精衛等在廣州召開“非常會議”,另立國民政府,陳兵湖南進行威脅。廣東本為“剿共”一翼,其調轉槍頭,不僅擾亂了蔣的算盤,也威脅到其統治,迫使蔣不得不分兵“討逆”。8月中旬,陳誠聽到陳濟棠等人的軍事行動,就不無擔心地記道:“粵方對閩、贛取守,對湘取攻,刻已動員。果確,恐剿之功虧一簣也。”“廣、桂已決定犯湘,分四路進攻衡、寶,預料湘何(何鍵——引者注)絕非彼等對手,恐須抽調在贛‘剿匪’部隊。如此,則‘匪’又得殘延歲月矣”。已預感到“剿共”戰爭將告一段落。
              如果只看文字,很難想象前述深刻批評國民黨軍弊端的人,竟然是蔣介石嫡系陳誠在戰爭過程中所寫。其實,正如本文開始所引用的日記段落,陳在第三次“剿共”戰爭期間對國民黨的反思并不僅限于軍事,而是涉及國民黨的黨政軍及政治制度諸方面。為昭示陳當時思想之激進,用詞之尖銳,在此再引一段。
              戰爭結束未久的11月30日,陳與同為國民黨高級將領的賀衷寒有次談話,他在日記中寫下兩人的共識:
              陳、賀談話不僅依具體事實說明國民黨口頭上奉行三民主義,而“一切的行為均背道而趨”,貪官污吏橫行,武人毀法,文人玩法,而且表示要盡“革命責任”,讓一切反動分子、貪官污吏、土豪劣紳“流血”。這與共產黨當時對國民黨的態度與宣傳,何其相似。
              問題是,身為國民黨高級將領、蔣介石親信的陳誠,為何會有如此的思想與省察問題的角度?在此,提出兩點拙見供參考。
              首先,陳誠是基于對國家前途與國民黨前途考慮的“憂患意識”,希望國民黨能改弦易轍,糾正錯誤,振奮精神,所謂“愛之深,責之切”。此點不展開討論。
              其次,陳誠仍有著樸素的“民本思想”。他青少年時期即有報國救民的志向,1919年考入保定軍官學校,1920年即加入了國民黨,1922年從軍校畢業后分配至故鄉浙江任職。1923年他追隨鄧演達離鄉南下廣東,參加孫中山領導的南方政權。黃埔軍校建立后,陳誠經鄧演達引薦,擔任教育副官,后改任軍校炮兵科教官,與蔣介石有了正式聯系。1927年國共分裂后,陳誠隨蔣“反共”,繼續參與對北洋軍閥與國民黨內的軍事斗爭。但在思想上,陳反而是受著名國民黨“左派”鄧演達的影響很深。鄧在國共分裂之后,公開討伐蔣介石,走上了反蔣之路,1930年從蘇聯回國建立了“國民黨臨時行動委員會”(農工民主黨的前身)。1931年8月鄧被蔣逮捕,11月遇害。鄧被捕后,陳誠一度參與營救工作。
              “圍剿”開始前,陳誠在給蔣介石電報中曾借用蔡鍔的話表達心志:“吾儕自膺軍職,非大發志愿,以救國為目的,以死為歸屬,不足渡同胞于苦海,置國家于坦途。須以耿耿精忠之寸衷,獻之骨岳血淵之間,毫不返顧,始能有濟。”陳誠對民眾的苦難處境有著樸素的同情心,他認為農民需要休養生息,而戰爭對農村與農民造成巨大的禍害。他甚至對“剿匪”戰爭本身對農民的傷害也有反思:“小民蒙其害,貪污土劣受到利益,在軍事吃緊中招募伕役以幫助軍隊,而竟有忍心人藉此做賣買,此其可謂浩嘆也!夫‘剿匪’原為安民,而今竟擾之、害之,是悖用兵之本旨矣。”他提出,中國實不堪再戰而加人民痛苦。陳誠將拾到的蘇區《識字課本》內容抄錄于日記本上:
          國民黨“剿匪”失利原因:《陳誠日記》揭秘國民黨失敗的真相!
              陳誠不止一次地強調,“剿共”不能專恃軍隊進剿,“須實行吏治,從事建設,使人民有生路,方能取信于人民,轉換人民之心理而為助我”。表明他同情民眾,旨在與共產黨爭奪民眾,希望國民黨擴大社會基礎,成為獲得人民支持的政黨。
              歷史人物是復雜的。陳誠當時的這些態度與思考,很值得研究。
           

          上一篇:江青前夫唐納:揭秘唐納神秘的身份之謎

          下一篇:蘇聯解密文件:講述朝鮮紅太陽如何升起

          相關推薦
          尊彩彩票尊彩彩票平台尊彩彩票主页尊彩彩票网站尊彩彩票官网尊彩彩票娱乐尊彩彩票开户尊彩彩票注册尊彩彩票是真的吗尊彩彩票登入尊彩彩票快三尊彩彩票时时彩尊彩彩票手机app下载尊彩彩票开奖 禹州 | 朝阳 | 张家界 | 五指山 | 济宁 | 张家口 | 改则 | 海门 | 阿坝 | 滁州 | 十堰 | 伊犁 | 巢湖 | 莱州 | 和县 | 鄂州 | 萍乡 | 眉山 | 大理 | 丹阳 | 博尔塔拉 | 抚州 | 东台 | 克拉玛依 | 邳州 | 辽宁沈阳 | 阿拉尔 | 瑞安 | 博罗 | 定安 | 阿拉尔 | 丹阳 | 哈密 | 广元 | 肇庆 | 台山 | 武安 | 白山 | 泸州 | 无锡 | 临汾 | 大庆 | 馆陶 | 珠海 | 衢州 | 韶关 | 辽阳 | 江苏苏州 | 天水 | 铜川 | 潮州 | 鹤岗 | 中山 | 邳州 | 甘肃兰州 | 白山 | 公主岭 | 广饶 | 怀化 | 秦皇岛 | 台北 | 泉州 | 保山 | 凉山 | 鹤岗 | 兴安盟 | 枣庄 | 建湖 | 靖江 | 文昌 | 信阳 | 吐鲁番 | 海丰 | 东海 | 黑龙江哈尔滨 | 乐清 | 丽水 | 巢湖 | 燕郊 | 乐平 | 驻马店 | 平潭 | 安康 | 宁国 | 庄河 | 承德 | 邯郸 | 吉林长春 | 驻马店 | 哈密 | 宝应县 | 鄢陵 | 宜宾 | 项城 | 济源 | 台湾台湾 | 芜湖 | 赵县 | 丽江 | 北海 | 本溪 | 涿州 | 大理 | 莱芜 | 衡水 | 阿拉善盟 | 忻州 | 燕郊 | 牡丹江 | 东台 | 怀化 | 滁州 | 偃师 | 广西南宁 | 临汾 | 芜湖 | 遵义 | 垦利 | 清徐 | 马鞍山 | 台州 | 衢州 | 阿拉尔 | 武夷山 | 大丰 | 阜阳 | 楚雄 | 仁怀 | 宁国 | 乐清 | 鄂尔多斯 | 三明 | 白城 | 清远 | 余姚 | 抚顺 | 张家界 | 七台河 | 宝应县 | 白山 | 安岳 | 阳江 | 红河 | 启东 | 佳木斯 | 临沂 | 佛山 | 青州 | 招远 | 兴化 | 黔南 | 吐鲁番 | 阿拉尔 | 包头 | 固原 | 平潭 | 大连 | 铜川 | 章丘 | 巴中 | 桐乡 | 和田 | 金昌 | 揭阳 | 日喀则 | 乌兰察布 | 承德 | 曲靖 | 雅安 | 六盘水 | 顺德 | 龙口 | 燕郊 | 慈溪 | 洛阳 | 山南 | 安庆 | 株洲 | 锡林郭勒 | 安徽合肥 | 燕郊 | 枣庄 | 南阳 | 广西南宁 | 商洛 | 灵宝 | 商丘 | 宁波 | 高密 | 广元 | 临猗 | 泉州 | 安康 | 新沂 | 丽水 | 忻州 | 庄河 | 济南 | 信阳 | 垦利 | 喀什 | 枣庄 | 益阳 | 酒泉 | 达州 | 六盘水 | 临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