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nnpxl"><listing id="nnpxl"></listing>

<noframes id="nnpxl"><address id="nnpxl"></address><address id="nnpxl"></address>
<noframes id="nnpxl">
    <noframes id="nnpxl">
    <form id="nnpxl"></form>

        <sub id="nnpxl"></sub>

          野史 主頁 > 野史 > 正文

          道光帝想立恭親王奕訢為太子 奕訢卻突然死亡!

          發布時間:2017-12-28 編輯:管理員 瀏覽:
          導語:道光帝想立恭親王奕訢為太子 奕訢卻突然死亡!道光帝共生有九個兒子。次子、三子均早殤而亡。1831年,即道光十一年,年已二十三歲的長子奕緯卻突然而亡。因其死因不明,民間傳言紛紛。……
          道光帝想立恭親王奕訢為太子 奕訢卻突然死亡!
              道光帝想立恭親王奕訢為太子 奕訢卻突然死亡!道光帝共生有九個兒子。次子、三子均早殤而亡。1831年,即道光十一年,年已二十三歲的長子奕緯卻突然而亡。因其死因不明,民間傳言紛紛。大約1840年(道光二十年)以后,年近六十的道光帝開始思考關系“國本”的立儲問題,并為此而長期舉棋不定。
              奕詝是道光帝的愛妃鈕祜祿氏所生。奕詝出生不及兩年,皇后佟佳氏病亡。鈕祜祿氏先被晉封為皇貴妃,后又被冊封為皇后。1840年初鈕祜祿氏病亡(又有記載被賜自盡),當時奕詝只有十歲。奕訢幼奕詝一歲半,是道光帝的靜貴妃所生。奕詝的生母死后,奕詝由靜貴妃撫育教養。奕詝與奕訢雖為同父異母的兄弟,但于年少時卻情同手足,親密無間。
          道光帝想立恭親王奕訢為太子 奕訢卻突然死亡!
              奕詝與奕訢兄弟兩人之間有關儲位之爭,雖未演成康熙朝末年那樣驚心動魄、刀光劍影、同室操戈、兄弟相殘相殺的歷史悲劇,但彼此間的隱爭暗斗卻不能免。奕訢的天分很高,極其聰明,頗得道光帝的喜歡,的確極有可能被道光帝立為皇太子。根據有四:
              第一,筆記野史有多種版本但內容相似的記載。
              李岳瑞的《春冰室野乘》記載稱:“宣廟(即清宣宗道光帝)晚年最鐘愛恭忠親王,欲以大業付之,金合緘名時,幾書恭王名者數矣。”《杜文正擁戴文宗之功》,《清朝野史大觀》第三冊,卷七,上海書店1981年版,第46頁。
              以上的記載意思非常明確,即道光帝曾數次欲立奕訢為皇太子,幾乎奪了嫡長子奕詝之位。
              第二,奕訢之母去世前曾有明確的說明。
          道光帝想立恭親王奕訢為太子 奕訢卻突然死亡!
              徐珂《清稗類鈔》“文宗保全奕訢”條目中記載說,1855年奕訢之母病危之時,已即位的咸豐帝奕詝前來侍疾問候。奕訢之母因病精神恍惚,誤以為是恭王奕訢,“乃執其手而謂之曰:阿瑪(滿語呼父為阿瑪,呼母為額尼)本意立汝(為太子)。今若此,命也。汝宜自愛”。徐珂:《清稗類鈔》第一冊,中華書局1984年版,第367頁。
              第三,道光帝有明確的交代。
              以上所引徐珂《清稗類鈔》“文宗保全奕訢”條目中,奕訢之母于精神恍惚之中,將前來侍疾的奕詝誤認為奕訢,說了一些不得體犯忌諱的話。于此,文宗奕詝不但沒有任何不快,反而“叩頭自誓,必當保全奕訢”。同上。咸豐帝何出此言?這倒有些讓人如墜五里云霧中,大惑不解,莫明其妙,莫識其奧。《近現代名人小傳》的記載,為我們解開了這一疑團。原來,因奕訢自幼極其聰明,道光帝曾向其明確表示將傳位給他。但是,奕訢以奕詝年居長,才、武、德、量均優于自己,求請道光帝仍立奕詝為皇太子。道光帝頗為感動,因此于病重大漸之時,“執(奕)訢手謂文宗(咸豐帝奕詝)曰:‘是嘗讓位于爾者,爾視之當異諸弟。’”沃丘仲子:《近現代名人小傳》上冊,北京圖書館出版社2003年版,第68頁。原來,道光帝曾十分明確地對奕詝說,是奕訢讓位給你的,奕訢不同于其他兄弟,你對奕訢必須予以特殊的關照。
          道光帝想立恭親王奕訢為太子 奕訢卻突然死亡!
              第四,羅惇曧的《賓退隨筆》記載說“宣宗愛恭王,欲立之”。奕詝的生母為了保證其子能順利繼位,“欲鴆殺諸子”。后因事泄,“宣宗母太后大怒,立命賜死”。羅惇曧:《賓退隨筆》,沈云龍主編,近代中國史料叢刊三編,第二十六輯,臺北文海出版社1985年版,第287頁。這一記載可為道光帝確曾欲立奕訢為皇太子的反證。
              毋庸諱言,以上各種說法,皆為野史稗說,似不足以為憑為據。然而,在當時的封建專制社會中,尤其是奕詝繼承皇位后,官方正史自然不可能將其撰入正史,正所謂“為帝王者諱,為親者諱,為賢者諱”。因此,野史稗說或許恰恰可以補官修正史之不足。
           

          上一篇:看慈禧太后有多奢侈?一頓飯120道菜只吃兩口!

          下一篇:燒香為何要燒三根? 原來和中國歷史上文化有關!

          相關推薦
          尊彩彩票尊彩彩票平台尊彩彩票主页尊彩彩票网站尊彩彩票官网尊彩彩票娱乐尊彩彩票开户尊彩彩票注册尊彩彩票是真的吗尊彩彩票登入尊彩彩票快三尊彩彩票时时彩尊彩彩票手机app下载尊彩彩票开奖 三门峡 | 安吉 | 贺州 | 宁波 | 阿勒泰 | 和田 | 公主岭 | 龙口 | 莆田 | 潍坊 | 株洲 | 钦州 | 鹤岗 | 张掖 | 玉林 | 绵阳 | 汕头 | 本溪 | 山南 | 新沂 | 衢州 | 馆陶 | 项城 | 鹤岗 | 池州 | 文山 | 甘孜 | 台湾台湾 | 汝州 | 自贡 | 莱芜 | 宜春 | 厦门 | 河南郑州 | 金昌 | 吉林长春 | 石狮 | 青州 | 海宁 | 辽源 | 喀什 | 三沙 | 池州 | 新乡 | 焦作 | 玉溪 | 七台河 | 伊犁 | 韶关 | 上饶 | 铁岭 | 昭通 | 桂林 | 巴中 | 商洛 | 肥城 | 晋城 | 芜湖 | 娄底 | 娄底 | 台湾台湾 | 广安 | 定州 | 果洛 | 丹东 | 丹东 | 六安 | 清徐 | 达州 | 安阳 | 陇南 | 金坛 | 灌南 | 茂名 | 吉林 | 江苏苏州 | 孝感 | 吐鲁番 | 克拉玛依 | 株洲 | 文昌 | 博罗 | 包头 | 揭阳 | 连云港 | 沛县 | 甘南 | 保亭 | 桂林 | 惠东 | 安阳 | 锡林郭勒 | 黔南 | 黑龙江哈尔滨 | 河池 | 佳木斯 | 防城港 | 海南 | 自贡 | 贺州 | 滁州 | 昌吉 | 濮阳 | 曲靖 | 昌吉 | 马鞍山 | 株洲 | 济源 | 余姚 | 长葛 | 河源 | 苍南 | 白银 | 三沙 | 通化 | 鸡西 | 泉州 | 安康 | 昭通 | 汝州 | 河源 | 阳春 | 海拉尔 | 宁夏银川 | 阿拉尔 | 盐城 | 桐城 | 台山 | 铜陵 | 迁安市 | 昌吉 | 汕尾 | 鄂尔多斯 | 安吉 | 龙岩 | 白山 | 铜川 | 荣成 | 五家渠 | 眉山 | 永康 | 常德 | 商洛 | 襄阳 | 乐清 | 高密 | 景德镇 | 喀什 | 晋城 | 焦作 | 台山 | 烟台 | 黑龙江哈尔滨 | 瑞安 | 厦门 | 随州 | 德州 | 长兴 | 鹤岗 | 博尔塔拉 | 荆州 | 临汾 | 临海 | 黔东南 | 临夏 | 赤峰 | 梅州 | 阿坝 | 海丰 | 韶关 | 宜都 | 仙桃 | 景德镇 | 通化 | 乌海 | 石嘴山 | 湖南长沙 | 桂林 | 遵义 | 仁怀 | 丽江 | 大丰 | 南京 | 临夏 | 枣阳 | 焦作 | 莱芜 | 荣成 | 雄安新区 | 齐齐哈尔 | 宁德 | 达州 | 锡林郭勒 | 嘉峪关 | 库尔勒 | 宜宾 | 玉林 | 百色 | 南充 | 玉林 | 香港香港 | 塔城 | 邯郸 | 丽江 | 潜江 | 燕郊 | 姜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