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nnpxl"><listing id="nnpxl"><menuitem id="nnpxl"></menuitem></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nnpxl"><listing id="nnpxl"></listing>

<noframes id="nnpxl"><address id="nnpxl"></address><address id="nnpxl"></address>
<noframes id="nnpxl">
    <noframes id="nnpxl">
    <form id="nnpxl"></form>

        <sub id="nnpxl"></sub>

          野史 主頁 > 野史 > 正文

          昭君出塞并非是完美愛情故事!歷史上的王昭君連嫁祖孫三代!

          發布時間:2018-06-23 編輯:管理員 瀏覽:
          導語:昭君出塞并非是完美愛情故事!歷史上的王昭君連嫁祖孫三代!公元前33年,王昭君奉漢元帝之命出塞和親,嫁給南匈奴的呼韓邪大單于。那時,昭君年方十九,風華絕代,的確是人間少有的美……
          昭君出塞并非是完美愛情故事!歷史上的王昭君連嫁祖孫三代!
              昭君出塞并非是完美愛情故事!歷史上的王昭君連嫁祖孫三代!公元前33年,王昭君奉漢元帝之命出塞和親,嫁給南匈奴的呼韓邪大單于。那時,昭君年方十九,風華絕代,的確是人間少有的美女,但呼韓邪單于卻已進入暮年,垂垂老矣,完全沒有文學藝術作品中的風采。
              兩年之后,即公元前31年,呼韓邪單于就拋下嬌妻幼子撒手人寰。按照匈奴的祖制,王昭君又嫁給了呼韓邪的長子,新即位的復株累大單于。倆人的感情倒是不錯,生育了兩個女兒。但昭君的悲劇并未到此為止,十一年后,第二個丈夫也先她而去了,她又被命嫁給新單于,復株累的長子,也就是呼韓邪的孫子,昭君終于承受不住,徹底崩潰了,她最后選擇了服毒自盡。一代佳人就此香消玉隕,命斷異鄉,空留下一方青冢在陰山腳下、大漠深處遙望著南方的故國。
          昭君出塞并非是完美愛情故事!歷史上的王昭君連嫁祖孫三代!
              王昭君夢寐以求的就是回中原。呼韓邪死了,冷酷的政治游戲也該收場了,她迫不及待地上了一道表章。孤苦伶仃的小寡婦還能替朝廷做什么呢?開開恩,放我回家吧。
              按理說,這點要求并不過分,皇帝一句話,王昭君的心愿便徹底了啦。可是,命運偏偏跟她作對。呼韓邪新喪,南匈奴面臨新的權力重組,漢成帝冷淡地拒絕了昭君的請求。
              此時,果然橫生枝節。呼韓邪的繼承人,也就是呼韓邪與前妻所生的兒子——雕陶莫皋繼位,尊號復株累單于。新單于,竟然“惦記”上了王昭君。
              游牧民族的風俗,在漢人眼里極為野蠻。《漢書·匈奴傳》里記載:“匈奴父子同穹廬臥。父死,妻其后母;兄弟死,盡妻其妻。無冠帶之節,闕庭之禮。”也就是說,養子有權得到后媽。雖說名分差一輩,年輕的復株累卻和王昭君是同齡人。哪有英雄不愛美人的?小伙子早就盼望把如花似玉的昭君娶過門來。這種意愿,大大方方地擺上了桌面。
          昭君出塞并非是完美愛情故事!歷史上的王昭君連嫁祖孫三代!
              王昭君先是驚愕,繼而羞憤。這叫什么事兒?后母、養子,談婚論嫁,瘋了吧!任何一個深受中原文化浸潤的人,都不能接受這種離經叛道的“亂倫”行為,何況是知書達理的王昭君?她心驚肉跳地發出了“乞歸”奏章,可惜,盼來的卻是冷水潑頭。
              《后漢書·南匈奴列傳》記載:“成帝赦令從胡俗。”“從胡俗”,短短三個字,葬送了王昭君。不情愿有什么辦法?圣旨在,胡俗在,無可奈何。你的身體隸屬于漢室;命,也捏在皇帝手心里。換句話說,必須無條件服從,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咬碎銀牙,也得接受。
              王昭君失魂落魄地走進了復株累精心布置的新房……
          昭君出塞并非是完美愛情故事!歷史上的王昭君連嫁祖孫三代!
              王昭君的第二任老公與王昭君年紀就相仿了。雖然初嫁時帶著很大的不樂意,可是在后來的日子中,王昭君與自個的第二任老公之間應當有著很深的友情。雖說是嫁到塞外,可是作為平和的使者,作為一個帶來更文明日子方式的女性,王昭君關于匈奴的含義是很大的,而王昭君本身也是一個知書達禮貌美如花的女子,單于對王昭君定然是十分喜愛。而這些日子里,王昭君的日子也十分安穩,王昭君與第二任老公在一同生了兩個女兒,大女兒須卜居次,二女兒當于居次(“須卜”“當于”是夫家氏族,“居次”即“公主”)。但惋惜的是,好景仍然是不常在,在共同日子十一年后,王昭君的第二任老公復株累若鞮單于也逝世了。兩任老公都相繼逝世,關于王昭君的沖擊必定是十分大的。關于一個古代的女性,一個嫁到遠離家園的異域的古代女性,心里再強大,也需求一個依托,而王昭君最大的依托其實即是自個的老公。自個依托的人離去了,心中許多傷感,而又思念家園,雖然有兒女相伴,可是心里的孤獨與感傷是無人能解的,最終在第二任老公逝世幾年后,王昭君也逝世了,逝世時大約37歲。
              有一種說法是王昭君在第二任老公復株累若鞮單于身后依照匈奴婚俗她還要嫁給復株累單于的長子,也即是她的孫子,然后昭君無法忍受再嫁孫子,吞金自盡了。可是這種說法并沒有史書記載,所以并不可信。
           

          上一篇:郭璞:風水學鼻祖 把母親葬在水邊,領居們指責他不孝順

          下一篇:秦檜揭秘:評書不靠譜,秦檜只是皇帝的替罪羊!

          相關推薦
          尊彩彩票尊彩彩票平台尊彩彩票主页尊彩彩票网站尊彩彩票官网尊彩彩票娱乐尊彩彩票开户尊彩彩票注册尊彩彩票是真的吗尊彩彩票登入尊彩彩票快三尊彩彩票时时彩尊彩彩票手机app下载尊彩彩票开奖 巴音郭楞 | 白山 | 忻州 | 松原 | 滨州 | 本溪 | 盘锦 | 大连 | 琼海 | 湘西 | 唐山 | 明港 | 信阳 | 益阳 | 眉山 | 崇左 | 遂宁 | 博尔塔拉 | 凉山 | 吕梁 | 东阳 | 中卫 | 宜都 | 台湾台湾 | 项城 | 阜阳 | 阿拉尔 | 中卫 | 安吉 | 龙口 | 惠东 | 汉中 | 泗洪 | 锡林郭勒 | 灵宝 | 定西 | 海丰 | 茂名 | 大丰 | 海北 | 松原 | 宁夏银川 | 吐鲁番 | 济源 | 宁国 | 秦皇岛 | 如东 | 楚雄 | 玉环 | 伊犁 | 益阳 | 湘潭 | 如皋 | 张北 | 青海西宁 | 滁州 | 文昌 | 宁波 | 铜仁 | 北海 | 琼中 | 金华 | 揭阳 | 山南 | 东方 | 日喀则 | 龙岩 | 垦利 | 沛县 | 果洛 | 楚雄 | 忻州 | 沭阳 | 定安 | 垦利 | 武安 | 天门 | 和田 | 哈密 | 姜堰 | 安顺 | 眉山 | 嘉峪关 | 姜堰 | 安顺 | 遵义 | 潮州 | 阿克苏 | 永康 | 长兴 | 改则 | 来宾 | 沛县 | 自贡 | 海安 | 张北 | 廊坊 | 呼伦贝尔 | 阳江 | 庄河 | 澳门澳门 | 广饶 | 三河 | 赣州 | 铜仁 | 吴忠 | 邹平 | 衡阳 | 东莞 | 宁波 | 温岭 | 鹤壁 | 南充 | 贵州贵阳 | 阿拉善盟 | 海北 | 鹤壁 | 神木 | 玉溪 | 招远 | 汝州 | 新余 | 三河 | 姜堰 | 泗阳 | 邢台 | 任丘 | 邹平 | 杞县 | 大理 | 顺德 | 张家界 | 济源 | 江西南昌 | 九江 | 安庆 | 潍坊 | 鹰潭 | 五家渠 | 扬州 | 天门 | 宝鸡 | 临汾 | 梅州 | 昆山 | 咸阳 | 项城 | 莆田 | 中山 | 徐州 | 七台河 | 威海 | 楚雄 | 定州 | 惠东 | 朝阳 | 忻州 | 霍邱 | 四平 | 三明 | 恩施 | 承德 | 赤峰 | 台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临沧 | 通辽 | 蚌埠 | 白城 | 北海 | 新余 | 四川成都 | 和县 | 阿拉尔 | 中卫 | 雅安 | 台中 | 大理 | 绍兴 | 张家界 | 上饶 | 菏泽 | 东海 | 涿州 | 宜宾 | 延安 | 定州 | 百色 | 辽阳 | 单县 | 赤峰 | 山南 | 吐鲁番 | 汉中 | 韶关 | 珠海 | 长葛 | 阳泉 | 德清 | 天水 | 娄底 | 德州 | 丹阳 | 忻州 | 赤峰 | 咸宁 | 宜都 |